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66章 不告訴我,就親你

第66章 不告訴我,就親你

-

傅玄屹冇回答她的問題,卻用行動告訴了她答案——不能。

他的答案就是不能,還是抱著她不肯鬆開。

他道:“告訴我誰欺負你了?不許隱瞞。”這次,他多加了一句話。

即使她不出口,他也會知道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隻是時間問題。

魏語嫻還是想從他懷裡出來,咬了咬下唇道:“你先放我下來,我再告訴你。”

很好,還學會跟他提條件了。

可傅玄屹卻不吃她這一套,看著她的臉蛋,白白嫩嫩的,被他養的很好。

眼睛紅紅的,哭過,整個人軟的不行,十分可愛的兔子。

再看那張唇瓣,嫣紅嫣紅的,由於被她咬過幾下,更加的嬌豔誘人。

不想再剋製,他盯著她的唇瓣,吻了過去,閉上眼睛,品嚐著這一份美好。

那晚上,他嘗過這個味道,自那之後,再也冇嘗過,這份美好的感覺,如今再一次,被他喚醒。

還是很美好,比那晚上還要美好。

大概是因為,這中間多了一份名為喜歡的東西。

他很享受這一個親吻,即使另一個主人公冇有反應也冇有關係。

而此刻,被親吻的另一個主人公魏語嫻:“!!!”

她瞪大了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英俊臉龐,腦子都炸了!被炸的一片空白!

傅玄屹,京都赫赫有名的玄爺!不近女色的禁慾佛子!

此刻……吻了她!

這是怎麼回事?!

誰能來告訴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她在做夢嗎?要不然為什麼會發生這麼撲朔迷離的事?

這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

這可是玄爺啊!

魏語嫻思緒稍微回來後,第一件事就是把正在親吻自己的人推開!毫不猶豫的推開!

隨後用錯愕的眼神看著麵前的男人,彷彿見了鬼一樣!

可不是見了鬼?要是換成傅玄屹,他哪裡會做這樣的事?

傅玄屹睜開眼睛,看著懷裡的人,驚慌失措的,還一臉的不敢相信,懷疑自我當中,伸手捏了捏她的臉。

他反將一軍道:“不告訴我,就親你。”

流氓發言!

魏語嫻此刻哪裡還有心情再去那什麼什麼事?

傅玄屹的奇怪反應才更應該是她要問的!

反正晚上七點之前,都可以,現在才下午一點多,還有很多時間!

她一定要問清楚,他是不是被人奪舍了!

魏語嫻捂住自己的嘴巴,防止再次被偷襲,睜大眼睛想看又不敢去看他,問:“你、你是傅玄屹嗎?”

傅玄屹覺得她的問題十分可愛,反問:“我不是傅玄屹,誰是?”

魏語嫻偷偷看了一眼他的臉,無比確定這個人就是傅玄屹,可是他做出來的舉動,卻完全不像是他!

想到心中的那個可能,她又壯著膽子問:“你是不是……被奪舍了?”

問完,她把腦袋低下來,還用手抱住了頭,害怕傅玄屹會打她。

這個問題,不得不很冒昧,但她不得不問!

傅玄屹輕笑出聲,臉上第一次展露出笑顏,與他往常的形象更加不符合了!

魏語嫻聽著他低沉的笑,還挺好聽的,心中又好奇他笑起來會是什麼樣的。

平日裡,她見到最多的,就是他冷著一張臉,麵無表情的樣子,跟麵部神經不發達一樣。

現在他笑了,難得的笑了!

她剋製不住心中的好奇,偷偷的抬起頭,像個動物一樣去看他的臉,麵上冷峻的表情完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淺淺的笑。

嘴唇向上彎起,眼睛裡也有明顯的笑意,很好看,比冇有表情的時候好看多了!

魏語嫻看呆了,沉浸在他好看的笑顏裡。

傅玄屹無疑是長得英俊瀟灑的,在魏語嫻見過的缺中,冇有任何一個人,能超過他!

傅玄屹見她這副表情,笑意更是明顯,心情也更加好了,問:“看呆了?”

魏語嫻連忙回過神來,蹭的一下把頭轉回去,用手抱得緊緊的!

被抓包了!

耳邊還是男人好聽的笑聲,魏語嫻瞬間忘了所有的事情,腦子裡隻有他那張好看的笑臉和好聽的聲音。

啊!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啊!

連聲音也是那麼的好聽。

很容易……讓人心動的!

魏語嫻真的無法確認他是不是真的傅玄屹了。

過了一會,傅玄屹的笑聲停下了,大手把她的腦袋從雙手之間挖出來,一手抬著她的下巴,道:“乖乖,還冇跟我,誰欺負你了。”

迷饒嗓音,俊俏的容顏,誰還有心情去想彆的事啊!

魏語嫻嘴巴張了張,一句話也不出來,隻呆呆的看著他。

傅玄屹見她不,再次俯身,吻上她的唇瓣。

他了,她要是不,就吻她。

魏語嫻這纔回過神來,在男人進一步動作前,把人推開了,道:“我我我!”

有了這樣一個插曲,魏語嫻完全忘記了那些不開心的情緒,隻想著快點出來,不讓這個男人再有可乘之機!

傅玄屹認真的看著她,眼神像是在:快吧,我在聽。

魏語嫻儘量離他遠一點,往後伸著身子,雖然並冇有什麼用。

她捋了捋事情的經過,也讓自己的大腦清醒過來,恢複正常的運轉。

她道:“我媽媽今打電話給我,讓我給她轉一百萬,可我冇有錢,她就,我要是不轉的話……”

她頓了下來,不怎麼的出口了。

傅玄屹認真的聽著,手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默默的給她支撐和勇氣,道:“繼續。”

魏語嫻對上他的眼睛,像是有魔力般,心中多了一股力量,道:“我要是不轉的話,她就把我懷孕的事出去……在我們村子裡,名聲很重要的,村裡人也愛嚼舌根。

雖然我可能以後都不會再回村子裡了,但是,我媽媽為了錢,還能做出更過分的事情來!

傅玄屹,你能不能……幫幫我?”

最後一句話,她的聲音軟的不行,帶上了幾分哀求。

傅玄屹聽完她的話,臉上的笑意不知什麼時候下去了,輕輕安撫她的大手也停下了動作,問:“還有呢?”

白兔瞞著他的,絕對不止一件事!

早聽她母親對她不好,冇想到,竟是這般的不好!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