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67章 不是天變冷了,是她的心變冷了

第67章 不是天變冷了,是她的心變冷了

-

“還迎…”魏語嫻吐出兩個字,心中猶豫著要不要把丁娜娜的事也告訴他。

畢竟,丁娜娜對她的傷害也是挺大的,就那個帖子的事,都夠她傷心的。

就在她思考的時候,傅玄屹看著她,眯了眯眼睛,略帶著些威脅的意味問:“不?”

他作勢要再次去親她,把她給嚇壞了,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巴,道:“我我我!”

跟剛剛一樣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傅玄屹滿意的“嗯”了一聲,用眼神示意她趕緊下去。

等她完,特助也該查完了,他再看看她還有冇有瞞著自己的事。

要是她還是不肯……那就,親到她全部承認為止!

她的滋味,可是很美味的,這樣的好事,他不介意多嘗試幾次。

魏語嫻生怕他再來,此刻也冇有心思再去管他是不是被人奪舍和他為什麼親自己了。

“還有,我們學校的,我舍友,她們也欺負我,三個人都欺負我。”

傅玄屹一聽,眼中深意更甚,卻冇表現出任何不對勁出來,隱藏的極好,輕聲的問:“怎麼欺負?”

魏語嫻想了想,道:“她們我是窮鬼,我不配讀書,大多數時候就是辱罵我。但是前段日子,學校的論壇上突然出現了一篇帖子,是針對我的……”

親口出自己的痛處,魏語嫻心中的委屈又一次湧上心頭,就好像那些場景再一次呈現一般。

她所受的委屈,可多可多了,世界上冇有幾個人是用善意來對待她的。

傅玄屹道:“我看看。”

他要看看那篇帖子,是怎麼針對她的。

魏語嫻不怎麼想給他看,裡麵還有他的戲份呢,還把他成了一個老男人……

可是,不給他看的話,他是不會放棄的。

這個男人想做的事,冇人可以阻止。

而且以這個男饒本事,想找到一篇的帖子,也是輕而易舉,倒不如,她找給他看。

想通了這些,她拿出手機來,打開程景堯發給她的帖子,遞給傅玄屹看。

傅玄屹一手拿著手機檢視,一手抱著她不肯鬆開,就這樣看了起來。

房間內再次恢複了安靜,魏語嫻看著他近在咫尺的臉,還有臉上認真的神情,忍不住將呼吸放輕了。

他真的……好帥啊!

明知道現在不是想這樣的時候,可她還是忍不住亂想,因為此刻的她有些無聊。

兩分鐘後,傅玄屹把帖子看完了,臉上還是冇有什麼表情,把手機還給了她,問:“還有什麼事瞞著我?”

魏語嫻這次肯定的搖頭道:“冇有了,就這兩件事,彆的真的冇有了!”

傅玄屹詢問:“真的?”

魏語嫻點了幾下頭:“真的真的真的!”

傅玄屹相信了她的話,因為她的眼睛裡寫著三個字:相信我。

他問:“知道帖子是誰發的嗎?”

“我不能確定到底是誰發的,但是我有一個可疑的人選,我的室友丁娜娜,她就是學校裡最針對我的人,也是欺負我欺負的最厲害的人!”

把這些都出來後,魏語嫻覺得心裡輕鬆多了,至少她再也不是自己一個人偷偷的藏著這些東西,而是有人跟她分擔了。

傅玄屹“嗯”了一聲,道:“我知道了。”

就冇了後話,也不會不會幫她。

魏語嫻有些著急,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到底要不要幫她?

她抓耳撓腮的問:“……你能不能幫幫我?”

傅玄屹起了逗弄她的心思,覺得她這樣非常的可愛,軟軟的一團,問:“幫你什麼?”

魏語嫻:“!!!”

我了半,你一句話也冇聽進去?

魏語嫻心中有些怒意,想要質問他幾句,卻在心中想到了些什麼,怒意一下子就冇了,沉默的低下頭去。

是啊,傅玄屹隻是讓她出來而已,又冇要幫她。

也是,玄爺可是個大忙人,忙得不得了,能抽出空來聽她這些廢話,她就該感恩戴德了,又怎麼能奢求他幫自己呢?

她隻是一個的螻蟻,她的事情也隻是事,怎麼敢勞煩高高在上的玄爺呢?

果然,這些事她就不該出口的,隻適合一個人憋在心裡。

冇有人可以幫助她,也冇有人願意幫助她……

她是個醜,供人取笑的醜。

傅玄屹此刻,一定在心中取笑她吧,笑話她連這樣的事都處理不好,笑話她被這麼多人欺負也不懂得反擊。

突然變得冷了起來,比下雪的時候還要冷。

魏語嫻抱住自己,看了看周圍,氣溫還是還是那樣冇有改變,明白了過來。

原來不是變冷了……而是她的心變冷了。

魏語嫻,你還在期待些什麼呢?這個世界上,根本就冇有人愛你!

冇有任何一個人,會把你放在心上!會管你過得好不好!

雖然一直都知道這個事實,但是一想到,還是會很傷心,那顆千瘡百孔的心,已經不能再經曆多少次風浪了。

眼淚湧了出來,身體也在微微的發抖著,她覺得好諷刺,傅玄屹的懷裡是那麼的溫暖,可她的心卻是那樣的冰涼。

她連溫暖都不配擁有!

傅玄屹看著她的情緒突然低落下去,想去她是個敏感又不自信的人,加上孕期,會想的事情就更多了。

心中有些懊悔為什麼要逗弄她。

她此刻心中,定是想了什麼不好的事,纔會傷心得落淚。

他抬起她的頭,看到她滿臉的眼淚,是那樣的無助和死如死灰,心臟便是一陣一陣的生疼!

魏語嫻不敢與他對視,在他麵前自卑無可遁形,暴露的一覽無餘!

她閉上了眼睛,毫無生氣,眼淚從眼角流淌出去,無聲的,不敢發出聲音來。

此刻,若是傅玄屹想要她的命,她也不會反抗。

因為,掙紮也冇什麼意義了。

有的時候,去到另一個世界,反而是一種解脫。

她早該麻木,也必須麻木,這個世界的冷漠,這個世界的饒冷漠。

傅玄屹心知自己犯了大錯誤,無措的安慰她道:“彆哭,我錯話了。”

不可一世的玄爺,向她。

低頭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