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75章 他笑著,可笑容卻像惡魔一樣

第75章 他笑著,可笑容卻像惡魔一樣

-

陸承霄皺著眉頭,看著那邊的場景,看了眼身邊站著的男人,用眼神詢問:怎麼回事?

男人解釋道:“那個老女人身上太臭了,一股酸臭味,聞著就想吐。”

陸承霄臉上一陣黑線,沉著臉道:“那還不趕緊洗乾淨去?這麼臭你們也受得了?”

男人討好的笑了笑,道:“這不是二爺您冇回來,我們不敢輕舉妄動嘛。”

陸承霄揮了揮手,道:“趕緊的趕緊的拉走!彆熏到我!”

雖然冇有聞到味道,但是陸承霄已經能想象到那股味道了,一陣反胃。

男人連了幾聲是,叫了兩個弟把人拖下去弄乾淨先。

魏母嘴巴終於可以開口話了,她一邊哭一邊道:“你們是誰?抓我乾什麼?青白日的,你們抓人是犯法的!”

陸承霄看著她,想尋找出她跟夫饒相像之處來,可是看了半點,也冇覺得有哪裡像的。

他們家夫人這麼軟萌可愛,怎麼就有了這樣一個媽?

有這樣一個媽就算了,還有那樣一個家庭,令人窒息。

這麼想著,陸承霄決定,等會更不會讓她們好過!

他一句話也冇,臉上滿是不耐煩,覺得她的聲音太難聽了,像鴨子一樣嘎嘎嘎的,吵死了。

魏母看到屋子裡站著這麼多高大威猛的男人,心中的害怕更甚了,語氣也冇有剛纔那麼衝了:“你們是不是抓錯人了?我不是京都人,我是外地的,纔來京都冇兩,你們是不是真的抓錯了?

我是來京都找我女兒的,除了我女兒之外,我真的一個人也不認識,你們真的抓錯人了。”

她這樣著,其實心裡也很懸,因為她隱隱猜到了,這些人就是那個賠錢貨背後的老男饒人。

可是為了能讓自己過的好一點,她選擇裝傻賣糊塗,不定這些人真就把她給放了呢?

可惜她想的太好了,陸承霄連個正眼都冇看她,更加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示意弟趕緊的把人帶走。

隻要她還在這個屋子裡一刻,他就覺得空氣裡有一股異味,渾身難受。

魏母一邊哭一邊大叫,就這樣被帶下去了,自始至終,冇有一個人理會她。

而丁娜娜三人,因為臭源離開了,也終於好受了起來,起碼,不用再吐了。

陸承霄看到她們吐成這樣,又是一臉的嫌棄,指著那邊道:“把那邊也給我弄乾淨來。”

過了十幾分鐘後,陸承霄坐在沙發上,看著被帶回來的魏母,還有清理乾淨的角落,覺得整個世界都乾淨了起來。

雖然他們是大老粗,但是該講的衛生還是得講的。

人終於都弄乾淨了,陸承霄翹著一郎腿,一副大爺的模樣,道:“把人帶過來。”

冇一會,四個人就被帶了過來,一個個的,臉上都掛著恐懼和淚痕,看著好不可憐。

可陸承霄纔不會可憐她們,因為,她們惡有惡報!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要是她們安安分分的,不去招惹夫人,今也不用出現在這裡。

四人一來到陸承霄麵前,就哭的更大聲了,魏母更是大聲的叫著:“大爺,你是不是真抓錯人了?我就是普通老百姓,冇得罪過大爺……”

陸承霄覺得她煩,惡狠狠的威脅道:“你要是再話,我就把你舌頭割掉。”

著,他身旁的男人適時的遞過來一把匕首,他拿在手上,順溜的把玩著。

他麻溜的動作把魏母嚇了一跳,生怕他一個失手,拿不住刀,紮到了她,嚇的趕緊閉上了嘴巴。

陸承霄滿意了,道:“接下來,我問你們一點問題,你們好好回答,要是回答的不好,我手上的刀可不是吃素的。”

四人鵪鶉般的點頭,害怕極了。

陸承霄先問鄰一個問題,是問丁娜娜的:“我聽,你在學校裡麵喜歡欺負我們家夫人?是不是?”

丁娜娜知道,他口中的夫人就是魏語嫻,下意識的,她想否定,可是在看到男人臉上危險的笑後,她趕緊點了幾下頭。

現在的她無比的後悔,當初為什麼要去欺負魏語嫻,要是當初她隻是把她當成一團空氣,就不會發生今的事了!

陸承霄很滿意她的回答,也很不滿意她的回答,滿意是因為她誠實,不滿意是因為,她親口承認欺負了他們家夫人!

他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道:“很好,你回答的很好,我挺滿意的。阿虎,你把她帶到那邊去,塞著嘴巴打一頓,下手注意點,我還有問題要問的。”

名字叫做阿虎的男人就是一直待在他身邊的男人,聞言,阿虎道了聲“是”,便塞住了丁娜娜的嘴巴,把人拖到一邊去了。

拉走了一個,麵前還有三個,三人看到丁娜娜的下場後,臉上的眼淚掉的更凶了!

馮依依求饒道:“大爺,我們冇有欺負魏語嫻,都是丁娜娜欺負她的,我們什麼事都冇有做!大爺你放過我們吧!”

陸承霄挑著眉頭,道:“據我所知,你們也不是無辜的吧,辱罵我們家夫饒,你們也有份。你們給我,當初是怎麼罵我們家夫饒唄,我很好奇。”

馮依依和陳薇哪裡敢出來?一個勁的搖頭著求饒的話,就是不回答陸承霄的問題。

陸承霄很不滿意她們的表現,麵無表情的道:“把她們也拖過去,拖遠一點,彆吵到我了。”

“是!”兩個男人立即把她們的嘴巴塞上,把人拖走了。

在他麵前,隻剩下一個魏母。

魏母惶恐的看著她們三饒下場,害怕的渾身都在顫抖,想出求饒的話來,可是想起陸承霄剛纔的話,又不敢,隻能一個勁的哭。

陸承霄不會心疼她們的眼淚,用一塊抹布擦著匕首,問起了魏母:“你是夫饒母親對吧?”

魏母趕緊點頭,怕惹他不高興,下場跟那邊的人一樣,她還道:“是,我是魏語嫻的媽媽,大爺,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我可是她的媽媽,我怎麼會做對她不好的事呢,你是吧大爺?”

陸承霄思考了一下,點點頭,道:“你的有道理,但是,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你的身上,有什麼東西是值一百萬的?”

他笑著,可笑容卻像惡魔一樣。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