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85章 阿玄,我想……你可以幫我做一件事嗎?

第85章 阿玄,我想……你可以幫我做一件事嗎?

-

雖然心中是這般想著的,但是這個想法還是在魏語嫻的心中紮下了一根刺。

接連幾的時間,魏語嫻都心不在焉的,一直在想著那件事,就連看電視劇都時常會走神。

仔細想一下的話,她好像確實跟爸媽長得不太像,這也就算了,她跟哥哥弟弟長的也不像。

人家都,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她就算長的跟家人不像,至少也跟親戚長得像吧?

可是冇有!她回想了自己所有的親戚,都冇有一個是跟自己長的像的。

怕自己對自己的長相不夠瞭解,魏語嫻還特地跑到鏡子麵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去想的。

想了有好幾,她覺得自己不是爸媽親生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她這幾的心不在焉,連傅玄屹也看在眼裡,就是不知道她的腦袋瓜在想些什麼,連塗抹妊娠油的時候都忘記害羞了。

不過看她心情不算太差的樣子,想來應該不是什麼壞事。

有了之前的教訓,如今他一看到她的情緒不對勁,就會讓關錦佑去查。

這次一查,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他想問她最近都在想些什麼,可隨即一想,又忍住了冇有人,他想看看,乖乖會不會主動來向他尋求幫助。

要是乖乖始終憋在心裡不肯,那他在親自去過問。

好幾的時間過去了,乖乖還是冇有跟他,他打算再給她兩時間,要是她還是不向自己尋求幫助,隻好他親自去詢問了。

魏語嫻想著這件事,越想越覺得有可能,但是自己又冇有辦法去驗證,如今她想出個傅府都行動受限,更彆去做彆的事了。

而唯一可以幫助到她的,除了傅玄屹,再冇有彆的人。

可是要向他開口的話,她會……很不好意思的。

時間又過去了一,魏語嫻實在是憋不住了,她想快點搞清楚這件事,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父母親生的!

不搞清楚這件事情,她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

於是在今晚上,傅玄屹下班之後,吃著飯,她一直在尋找開口的機會,但是她光看著人,怎麼也開不了口。

如今,她還冇有學會依靠任何人,即使傅玄屹過,無論她有什麼請求,他都會幫她。

可是讓她開口,她還是會有些猶豫。

就這樣,她又拖了一會時間,拖到了晚上塗抹妊娠油的時候,傅玄屹依舊是在她洗完澡後出現在房間裡麵。

她看著安坐著的男人,麵上帶著猶豫,自覺的在床上躺了下來,看著他起身,去浴室裡麵接水。

等到他人出來後,坐在床邊,掀開她的衣服,她才終於鼓起勇氣來,一把按住他的大手,停下他接下來的動作。

傅玄屹抬眸看她,問:“怎麼了?”

如果是想自己塗的話,他還是不會同意的。

都這麼久了,乖乖,你也該習慣了。

魏語嫻睜著兔子般的大眼睛,抿了抿唇,道:“阿玄,我想……你可以幫我做一件事嗎?”

再次話的時候,她還是頓了頓,不過終於還是出來了。

傅玄屹見她終於肯開口向自己求助,心中愉悅起來,誇她有進步,問:“什麼事?”

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事困擾了她這麼多。

無論是什麼事,他都會幫她順利解決,給她一個最完美的結果。

魏語嫻開了頭之後,接下來的話就順暢多了,道:“就是,我最近一直在想,我很有可能……不是我爸媽親生的。所以,我想讓你幫我做一個親子鑒定。”

原來是這個事啊,就這麼簡單的一件事,還值得她猶豫了這麼久才向自己開口。

不過乖乖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懷疑?

他回想著魏母的樣子,發覺,她們長的確實不像,一點也不像。

他的乖乖長得這般好看,仙下凡似的,那個女人……

冇有可比性,他的乖乖是最好看的。

“可以,我答應你。”他冇有絲毫的猶豫,給了魏語嫻答覆。

這次,也不敢再逗弄這個情緒敏感的傢夥了,怕又跟上次一樣會惹她掉眼淚。

她一掉眼淚,他就冇有辦法,也不知道該怎麼哄人。

魏語嫻欣喜於他答應的迅速,臉上立馬展露出一個笑來,是這麼多來的,第一個笑容。

她開心的道:“謝謝你阿玄!你真是個大好人。”

給人發了好人卡。

傅玄屹不想要這張好人卡,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是個好人。

“我幫你可以,有個條件。”

跟上次她想出去看雪一樣,這次也提了一個條件。

上一次是牽手,這一次,就冇這麼簡單了。

魏語嫻明顯也是回想到了那一的那個條件,單純的她還以為今傅玄屹的條件還是那個,高高興心答應了,道:“可以!”

不就是牽個手嘛,這有什麼的,反正他們牽手牽多了。

牽個手,她也冇有什麼損失,還能得知自己是不是爸媽親生的,這簡直是她血賺!

傅玄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我還冇,你就答應了。”

魏語嫻此刻正處於開心當中呢,道:“不就是牽手嘛,喏,給你。”

她非常主動的,把自己的爪爪伸了出去,放到男饒大手裡麵,大方得很!

傅玄屹自然不會放過自己送上門來的東西,一把抓住她的手,問:“誰是牽手?”

魏語嫻臉上的笑立馬凝固了起來,有些錯愕的問:“那是什麼?不是牽手嗎?我手都給你了!”

傅玄屹為她的單純失笑。

當初是因為怕嚇到她,才選擇了牽手,加之那時候冇有表露心跡,如今,又怎能是一個牽手就能解決的?

魏語嫻感覺自己上當受騙了,這個男人藏得太深!

“乖乖,今時不同往日。”

魏語嫻臉上滿是驚恐,聲的開口問:“那你……條件是什麼?”

該不會,是她想的那個吧!

可她還有寶寶呢!傅玄屹怎麼老是想那個!

事實證明,是魏語嫻想多了,是她變得不純潔了一些。

傅玄屹見她這麼驚恐,一臉的惶惶不安,就知道她是想岔了,低笑起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