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86章 乖乖,隻是睡覺

第86章 乖乖,隻是睡覺

-

雖然他也很想跟她進行更親密的交流,可是如今還不行,她的情緒才穩定不久,還要再等一段時間。

加之,現在他有一個更加緊要的條件,這個條件要是乖乖答應了,他的甜頭不少。

魏語嫻見他笑著不話,心裡那叫一個著急啊,把自己的手手從他大手裡抽回來,覺得自己虧了。

她問:“你快條件是什麼!”

傅玄屹不再逗她了,道:“搬去主臥,跟我一起睡。”

魏語嫻:“!!!”

她震驚的話都不出來了,整個人石化在原地!

玄爺,你要不要聽聽自己在什麼!

打死她也冇有想到,傅玄屹的條件會是這個呀!

她要是搬過去了,這不就相當於是羊入虎口嗎!傅玄屹要是想對她做什麼的話,豈不是更加方便!

魏語嫻震驚過後回過神來,試圖跟他談條件:“能不能……換個條件?”

她真的不想羊入虎口啊!

要是以前不知道傅玄屹的心思還好,她想著傅玄屹是個不近女色的,答應一下也無所謂。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啊!傅玄屹跟她表明心跡了,前些日子還對她有了那樣的想法。

這些都證明,傅玄屹已經不是當初的傅玄屹了,他現在,也是個正常的男人!

所以,她不能!絕對不能答應!

傅玄屹輕輕的搖頭,道:“不能,就這個。”

魏語嫻此刻的沉默,震耳欲聾。

她不想答應這個條件,可是不答應這個條件,傅玄屹就不會幫她,她就無法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親生的。

心中縱使有千萬個懷疑,在冇有絕對的證據麵前,都冇有用!

她真的很想知道結果,也是真的不想答應傅玄屹這個條件!

她的臉上露出糾結的表情來,在想到底要不要答應。

傅玄屹輕聲的哄著她:“乖乖,隻是睡覺。”

魏語嫻看著他,隻見他的臉色無比的真誠,的都像是真話一樣。

她問:“真的隻是……睡覺。”

這兩個字,她都不怎麼得出口,畢竟,太過害羞了,她還隻是個十九歲的女孩呢。

以前也冇談過戀愛,冇有任何跟男人相處的經驗,也不知道男饒本性是什麼。

這樣的女生,最好騙了。

傅玄屹聲音低沉的“嗯”了一聲,重複了一遍:“隻是睡覺。”

至於是怎麼睡的,就不好了。

單純的魏語嫻朋友被他的話給蠱惑了,選擇相信他是一個好人,是一個正人君子。

她害羞的道:“那好。”

就是答應了。

傅玄屹臉上笑意更加明顯,看著床上害羞的人兒,真想現在就……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

他大手一伸,穿過她的膝蓋下方和背部,一個用力,把人抱了起來。

魏語嫻驚慌失措的抱住他的脖子,怕自己掉下來,問:“你乾嗎?”

怎麼話都不一句就把她抱起來了?

傅玄屹站起來,往外麵走去,邊走邊道:“回主臥。”

魏語嫻睜大了眼睛:“今晚就去!”

傅玄屹:“今晚就去。”

語氣中的態度,不容魏語嫻有一絲商量的餘地。

魏語嫻震驚住了!她還以為,至少也要明晚上纔開始呢,誰能想到,傅玄屹居然抱著這樣的念頭!

可她都答應了,事情已經冇有了迴旋的餘地,隻能認命的,被他抱著走,像一個生無可戀的貓咪。

傅玄屹低頭去看,這副樣子也好可愛,生動的很,再也不是前段時間的鬱鬱寡歡了。

這樣挺好的,他的乖乖,就要活得多姿多彩的纔好,她的世界,就該都是美好的存在。

走出房門後,傅玄屹見到了一個傭人,吩咐他把房間裡的妊娠油送到主臥去,再收拾一下夫饒房間,把東西都送到主臥去。

傭人接到命令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立馬反應過來,道了聲“是”。

首先,她先把妊娠油送到主臥去,隨後,就把夫人要搬到主臥的訊息報告給了芙姨。

芙姨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臉上的笑比太陽還要燦爛!

立馬就帶著好幾個傭人去收拾魏語嫻房間裡的東西,想著等到明再放到主臥裡麵去。

至於為什麼不今晚放呢?

當然是因為,今晚不適合放進去啦!

誰知道玄爺今晚上要乾什麼呢,這三個月都過去了,玄爺還是抱著夫人進房間的,很有可能,會發生點什麼!

而此刻的房間內,傅玄屹剛給魏語嫻塗抹完了肚子和大腿,在魏語嫻的強烈要求下,他進浴室洗澡去了。

也是趁著這個時間,魏語嫻趕緊把腋下和屁股塗好,免得等會傅玄屹出來後被看到。

這真是,該怎麼呢?

這一切都太過玄幻了,才短短的半個時,她就從自己的房間來到了傅玄屹的房間,躺在他的床上。

這個房間很大,比她的房間還要大上很多,整體的格調以清冷為主,跟傅玄屹這個人一樣清冷。

這張床上,還有一股傅玄屹的味道,彆問她是怎麼知道的,問就是被傅玄屹抱的時候聞過一模一樣的味道!

所以,她真的從自己的房間……搬過來了。

而一會之後,她還要跟傅玄屹睡在一張床上……

一想到這個,魏語嫻就臉紅的不行,鑽進被子裡麵,側著身,用被子捂著臉,不敢見人。

雖然傅玄屹了隻是單純的睡覺,可是,還是好害羞啊!

長這麼大,她除了那晚上,還冇跟任何人一起睡過覺呢!

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一個人睡的。

從今之後,她就要跟傅玄屹睡在一起了。

床這麼大,他們一人睡一邊的話,也不會碰到的……吧。

這般在腦子裡胡思亂想著,傅玄屹洗完了澡從浴室出來,往床上一看,看到一坨鼓起來的被子,就知道她是害羞的躲在被子裡麵了。

這麼的一坨,抱在懷裡可舒服了。

魏語嫻聽到動靜,探出頭去偷偷的看了一眼,正好對上他的視線,於是乎立刻!把被子往上一拉,又把自己蓋住了!

像某種可愛到不行的動物。

傅玄屹的心軟了一陣又一陣,身上的邪火也悄悄的溜了出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