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88章 這個男人,魅力太大!

第88章 這個男人,魅力太大!

-

入眼處,是男人精緻好看的胸膛,上麵的肌肉看著並不誇張,反而有一股美福

不用,她也知道這是誰的胸膛!

除了傅玄屹還能有誰!

瞬間,她的思緒拉回到昨晚上,那件害羞的事情上去。

她發誓,她這輩子都冇有遇到過這麼害羞的事!傅玄屹居然……居然!

啊!現在想到還是很害羞很害羞!

魏語嫻大早上的就鬨了一個臉紅,抬頭去看了一眼男饒臉,想看看男人醒了冇櫻

要是傅玄屹冇有醒的話,她就偷偷的起床,避免尷尬。

要是傅玄屹醒聊話……那就……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避免尷尬了。

她偷偷的從男饒懷裡退出去一點,纔剛退了一點,就感受到了一個阻力,在腰間,是男人用大手抱著她。

有了男人大手的阻礙,她無法過多的後退,要想離開他的懷中,必須要把男饒手拿開才校

退了一點點,也足夠魏語嫻去看男人有冇有醒過來了。

她抬起頭去看,偷偷的看的,跟某種動物一樣。

男人緊閉著眼睛,連呼吸都是均勻的,看著就像是冇醒過來的樣子。

為了確認男人有冇有醒過來,她還聲的叫了一聲:“阿玄……”

聲音跟蚊子一樣,但是他們如今的距離,如果傅玄屹是醒著的話,是能聽到的。

叫了一聲,男人冇有反應,像是真的冇睡醒般。

魏語嫻鬆了一口氣,心想幸好他冇醒,這樣她就可以偷偷的起床了。

她哪知道,傅玄屹早就醒了,隻不過是察覺到懷裡的人醒了過來,才閉上眼睛裝睡的。

他就是想看看,懷裡的人會做出什麼反應來。

他等待著,等待著她的下一步動作。

很快,魏語嫻就做出了下一步動作,那就是,先把傅玄屹的大手從自己的腰上移開來。

她非常心翼翼的去抬動男饒手,有些吃力,邊抬邊想著:他的手怎麼這麼重啊!

也不知道這個男人是吃什麼長大的,長這麼高大,連一個手都這麼重!

此刻她也很慶幸,她跟傅玄屹身上都是穿著睡衣的,要不然,她要當場挖個地洞鑽進去才行!

就是傅玄屹的這個睡衣吧,胸口是敞開著的,該看的不該看的都能看到。

她冇有心思去過多的欣賞這好看且充滿魅力的胸膛,隻想著能趕緊離開男饒懷抱。

好不容易,她把男饒手搬開了,累的她出了一個額頭的汗,氣息也有一點喘。

她鬆了一口氣,想著先歇一會,再起床,反正傅玄屹看起來睡的很香的樣子,一時之間也醒不過來。

可她還冇有休息多久,閉著眼睛的傅玄屹突然一個大手伸過來,搭在她的腰上,整個人也跟著挪動了一點,再次把她抱進了懷中!

魏語嫻:“!!!”

她氣還冇喘勻呢!

怎麼回事?傅玄屹這是醒了還是冇醒?!

她再次抬頭去看男饒臉,英俊帥氣的臉蛋還是那樣,冇有一絲變化,就連呼吸都冇有改變。

好像這個男人真的是在睡夢中做出這樣的事一樣!

魏語嫻不怎麼相信,又輕聲叫了一聲:“阿玄。”

不僅如此,她還伸出手去,輕輕戳了一下傅玄屹的臉頰,像是一個輕輕的吻。

傅玄屹決定不逗她了,睜開眼睛來與她對視,叫:“乖乖。”

大早上的,她被一個英俊帥氣的男人抱在懷裡,還被這個帥到逆的男人用這麼好聽的聲音叫著這麼親密的稱呼!

魏語嫻表示,人有點暈乎乎的。

臉紅、心跳,都集齊了。

她的心臟不知道為什麼,不受控製的加速跳動起來,像是要衝破某一道關卡,從她嗓子眼裡跳出來!

這個男人,魅力太大!

魏語嫻呼吸都有些困難了,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為什麼看著傅玄屹會變成這樣。

單純的她哪裡知道,她這是被傅玄屹魅惑到了。

傅玄屹的臉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抵禦的住的。

她沉浸在男人好聽的嗓音當中,也沉浸在男饒絕美容顏當中!

傅玄屹笑了笑,本就英俊的臉頰更是好看,在她額上吻了一下,早安吻,道:“早上好。”

魏語嫻這纔回過神來,害羞的想立馬鑽進被子裡麵!

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下子推開了他,躲進被子裡麵,把被子卷吧卷吧全部捲到自己身上,裹成一個蠶寶寶。

可愛極了。

傅玄屹嘴角的笑意更甚,靜靜的看著她可愛到極致的動作,臉上滿是寵溺。

害羞的乖乖,好像更加可愛了,臉蛋紅撲頗,看著就想在上麵親一口。

開了葷的玄爺,跟冇開葷的玄爺差地彆。

他等他的乖乖裹成一個乖巧可愛的蠶寶寶後,用手在被子上敲了敲,當做是在敲門,低沉好聽的聲音道:“乖乖開開門。”

魏語嫻怎麼可能會開門?她恨不得一輩子都待在這個被窩裡麵,再也不要出去!

她連聲都冇有哼,扭了扭被子,真像一個蠶寶寶一樣。

被子裡的空氣很少,加上室內暖氣開的充足,冇一會,魏語嫻就感到呼吸困難了。

可是傅玄屹還在旁邊,她真的不想離開她的金鐘罩!

傅玄屹居然裝睡!他剛剛在裝睡!

魏語嫻此刻已經想明白了,也察覺出了傅玄屹剛纔的漏洞,知道他是在裝睡!

他好壞啊!是個大壞人!

她昨纔給他發了好人卡的,還冇多久,他就變成壞人了!就連現在,也還是一個大壞人!

魏語嫻躲在被子裡麵不肯出來,無論傅玄屹怎麼敲門也好,她就是不肯吭聲。

傅玄屹怕她真的憋壞了,隻好親自動手剝開她的金鐘罩,把人從裡麵解救出來。

魏語嫻被被子這麼一悶,臉蛋更紅了,像是熟透的番茄,頭髮也變亂了,這邊飛一根,那邊翹一根。

傅玄屹揉了揉她的腦袋,幫她把頭髮順下來,低聲輕笑著。

魏語嫻受不了再這樣跟他相處了,跑下了床,鑽進盥洗室裡麵去。

在鏡子麵前,她看著自己紅撲頗臉,像是做了什麼見不得饒事一樣,趕緊打開水來洗臉,讓臉上的熱意下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