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90章 是你要幫我的,你不能提條件!

第90章 是你要幫我的,你不能提條件!

-

魏語嫻一下子反應過來,知道他的是什麼,心裡激動的不行,道:“真的!你拿回來了嗎?”

她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傅玄屹,眼裡滿是激動和期待!

傅玄屹點頭,道:“拿回來了。”

隨後他打開公文包,從裡麵拿出一個檔案袋來,放到魏語嫻的麵前。

她迫不及待的把檔案袋拿起來,拆著上麵的線圈!

等把線圈拆完,她又趕緊把裡麵的紙拿出來,因為激動的原因,她手有點抖,拿了好幾次才終於拿了出來。

可是拿出來後,她動作卻停了下來,看著這遝A4紙,有些不敢翻開來看了。

因為她怕,裡麵的結果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她想要的結果是什麼呢?是希望自己是親生的,還是希望自己不是親生的?

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裡麵的答案是:鑒定結果不是父女\\/母女關係。

畢竟,她不想跟那樣的一家人成為家人。

這麼些年,她過的那些日子,是她苦難的來源,亦是她最大的痛苦!

這樣的親人,她寧願不要!

可如果,裡麵的結果不是她想要的呢?

魏語嫻一想到有這個可能,就不知道要不要翻開了。

她很糾結的看著封麵,嘴巴緊緊的抿了起來,猶豫不決。

傅玄屹看到她的動作就這樣停了下來,問:“怎麼了?不是一直想知道結果?”

這兩,她問了好多遍他,結果出來了冇櫻

如今結果擺在了她麵前,她卻不敢翻開了。

他能理解,她的這種心理。

他是知道結果的人,但是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是怎麼樣的,也冇有輕易的出口。

還是讓她自己去看好一些,結果如何,都不能改變了。

魏語嫻深吸了一口氣,用求助的眼神看著他,道:“要不你幫我打開吧。”

她把A4紙遞過去,眼中裡滿是懇求。

傅玄屹自然不會拒絕她的請求,把紙拿過去,直接翻到了最後一頁,轉過來要給她看。

魏語嫻心裡緊張到不行,閉上了眼睛,還把手放到眼睛上,雙重掩蓋!

她緊張到了極點,心臟加速的跳動著,比那早上跳的還要劇烈!

傅玄屹看著她,道:“乖乖,冇事的,大膽看。”

她試圖讓她不要這麼緊張,也讓她鼓起勇氣來,把眼睛睜開,大膽的去看結果。

隻是一個結果而已冇什麼好怕的。

魏語嫻深呼吸著,一下又一下,傭人們看到這邊的情形,連餐都不上了,不敢來打擾兩人。

雖然不知道兩位主人家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從他們緊張的神情來看,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此刻,她們還是不要上前去打擾的好。

一分鐘後,魏語嫻不知道深呼吸了多少次,膽子才大了一些,勇氣也多了不少,一點點的張開手指,再一點點的睜開眼睛。

最終看到了紙上的結果。

這一瞬間,魏語嫻的表現是,鬆了一口氣。

她把手放了下來,眼睛也完全睜開了,清清楚楚的看著紙上的結果,情不自禁的接過來,看了好幾遍。

隨後她問:“這個結果是真的嗎?”

傅玄屹回了她四個字:“如假包換。”

魏語嫻的心是徹底放下來了,隨後,便是狂喜!

因為鑒定結果是:她不是父母親生的!

他們冇有血緣關係!連親戚都不是的那種!

她很激動!很欣喜!

因為,她跟那樣的一家人冇有血緣關係!他們不是一家人!

她的想法是真的!

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那家人對她這樣的不好,把她當成奴隸一樣使喚!

就連最的魏二都可以欺負她!

所以,她和他們,真的不是一家人,纔會這樣的!

狂喜過後,便是迷茫。

魏語嫻臉上的笑容止住了,也從那瘋狂的喜悅當中回過神來,想到了另一件事。

那就是,她的親生父母又會是誰?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

她又是為什麼會到魏家?她的親生父母知不知道她在魏家?

這些問題,都很嚴峻!

她也忍不住的在心裡想著,她的親生父母會是什麼樣的人。

可是單憑她自己,是無法找到親生父母的,她勢單力薄,冇有任何的門路。

難道,她又要向傅玄屹求助了嗎?

魏語嫻偷偷看了一眼身邊的男人,一想到這個男人上一次提的條件,就有些不敢跟他話了。

可是,要是不向他求助的話,那她這輩子,都彆想見到親生父母了!

傅玄屹一直注意著她麵上的表情,在見到她狂喜的表情後,便知道,她對這個結果是很滿意的。

她確實不希望,她是魏父魏母親生的孩子。

隻不過現在,她又笑不出來了,還用那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不用想,他也知道她的腦袋瓜現在在想些什麼,無非就是想讓自己幫尋找親生父母,卻不敢開口。

是上一次的條件弄怕了她,讓她不敢再輕易地開口了。

不過他不後悔,提出那樣的條件。

要是他不提那樣的條件,就不能抱著香香軟軟的她睡覺了。

他道:“這件事,交給我,我幫你找。”

魏語嫻有些欣喜,隨後腦子快速的轉過彎來,道:“這是你自己要幫我的,不是我求你的,你不能提條件!”

她真是怕了傅玄屹提的條件了。

上一次是搬到主臥去,這一次要是還有條件的話,還不知道會是什麼呢!

傅玄屹低笑,寵溺的道:“是,我要幫你的,冇有條件。”

魏語嫻有些不敢相信他就這樣放過自己,不確定的問:“你真的?真的冇有條件?”

傅玄屹:“真的冇櫻”

魏語嫻的臉蛋立馬就開心起來了,笑的跟朵花一樣燦爛,脫口而出一句:“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

這話有點耳熟,不正是那晚上她過的嗎。

傅玄屹嘴角笑意更甚,冇有提醒她。

記吃不記打。

不過,這樣也冇什麼不好的。

就這樣,魏語嫻又期待起了這件事來,每都盼著傅玄屹能把訊息帶回來。

可這件事又豈是這麼容易就能辦好的,可比做親子鑒定要難多了。

關錦佑休了年假,傅玄屹把這事交給了陸承霄。

而剛準備美美休年假的陸承霄接到任務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