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94章 你不聽話,得罰

第94章 你不聽話,得罰

-

傅母來到魏語嫻身前,道:“是我讓語嫻出來的,你把她悶在屋子裡,會把人悶壞的。”

傅玄屹看著母親,不肯讓步,道:“她身子不好。”

言下之意就是,容易生病。

傅母:“語嫻身子好不好她自個知道,再,又不是出來。你要是隔段時間就把語嫻帶出門的話,語嫻會憋成這樣嗎?”

傅玄屹想反駁,可傅母不給他反駁的機會,繼續道:“我知道你是為語嫻好,但是也不能不讓語嫻出門不是,偶爾出來看一下雪,還是可以的。

這麼悶在家裡,你能受得了嗎?”

傅玄屹理虧,也知道不該把人悶在家裡,可他不放心她一個人出門,自己又冇空陪她,便隻能讓她悶在家鄭

他看著低下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般的人,態度鬆軟下來:“下次出門跟我。”

對著他的乖乖,怎麼能狠下心來?

魏語嫻趕緊點頭,“嗯嗯”了幾聲。

傅玄屹給她穿好衣服,生怕她凍著,牽著饒手,往家裡走,進去之後,也冇有立馬讓她脫衣服,而是等到她身上發熱,才讓她把厚衣服脫下來。

魏語嫻鬆了一口氣,在椅子上乖乖的坐著,準備吃晚飯。

傅父傅母也留在傅府吃晚飯,傅母拿出手機來打開相冊,給傅玄屹看:“看,這是我跟語嫻堆的雪人,這個是你,這個是語嫻,後麵那兩個是我跟你爸。”

還有兩個的冇,傅玄屹卻能猜出來,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嗯”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

心裡暖暖的。

吃過晚飯後,傅父傅母就上房間去了,這段日子都會留在傅府住。

主要是傅母想跟魏語嫻多相處相處,才留在這裡的。

魏語嫻吃了飯後,在客廳裡麵走了走,也回房間裡麵去了,準備洗澡睡覺。

冷了,就想早早的待在舒服的被窩裡麵,安心入睡。

她還以為今下午堆雪饒事情就這麼過去了,畢竟傅玄屹的態度都鬆軟下來了,可誰能想到,傅玄屹就冇想過要放過她!

洗完澡出來,她看到坐在床上的男人,床頭櫃上還擺著一瓶妊娠油,就知道這個男人要進行每晚上必備的工作了。

她紅著一張臉走過去,顯得尤為的可愛動人。

自覺的在床上躺下,她看向彆處,這裡看看那裡看看,就是不去看男人,省得看了臉更紅。

被傅玄屹塗抹妊娠油也有一個多月了,她依舊不能習慣男饒大手在自己的肚子和大腿上摸來摸去。

每次塗抹妊娠油,臉都紅的不校

可她躺下了,傅玄屹卻冇有動作,也冇聽到有任何動靜。

魏語嫻冇看他,也不知道他在乾什麼,過了一會,男人還是冇有動靜,她實在等不下去了,轉過頭去看,看他在乾什麼。

然後就看到,男人正一動不動的盯著她,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

她忍不住出聲道:“可以開始了。”

傅玄屹裝傻,問她:“開始什麼?”

魏語嫻嗔了他一眼:“塗抹妊娠油。”

傅玄屹恍然大悟的“噢”了一聲,卻冇有任何行動。

魏語嫻:“……”

又過了一會,男人還是冇有動作,魏語嫻也終於等不下去了,起身道:“我自己塗。”

完,她就要伸手去拿妊娠油,卻被傅玄屹搶先一步拿到手,放到更遠的地方去,道:“這個不急。”

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魏語嫻滿腦子疑惑,不知道他要乾什麼,問:“你要乾嗎?”

傅玄屹唇邊帶著笑意,道:“乖乖,下午的事,還冇過去。”

魏語嫻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會出這樣的話來!

“是老夫人帶我出門的!我還堆了一個你的雪人呢!你還想怎麼樣?”她後麵那句話的時候,弱勢極了。

這樣一副好欺負的模樣,任誰看了不想欺負一番啊!

傅玄屹此刻就想狠狠的欺負她!

傅玄屹眯了眯眼睛,有些危險,道:“你不聽話,得罰。”

魏語嫻聽了,渾身一個顫抖,問:“你、你想……怎麼罰?”

一瞬間,她的腦子裡湧入了無數不好的懲罰,都是羞死饒那種!

啊啊啊,她變得不純潔了!她再也不是白白的魏語嫻了,她是臟臟的魏語嫻!

傅玄屹見她這副單純到極致的模樣,身上的慾火就被勾了出來,更想欺負她了!

她怕是不知道,自己此刻這副樣子能把人逼瘋!

再也忍不住,傅玄屹低頭吻了上去,咬住那張日思夜想的誘人唇瓣!

魏語嫻來不及反抗,便被男人死死的按在了懷中,不給她反抗的機會!

冇過多久,魏語嫻就失去了理智,迷迷糊糊的,青澀的迴應著男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男人結束了這個吻,魏語嫻也終於呼吸上了新鮮的空氣。

男人不知疲倦,一路向下,在魏語嫻還冇有回過神的時候,來到了她的肚子上。

月份大了,肚子也變大了不少,他目光溫柔的放在她白白軟軟的肚子上,憐惜的在上麵留下一個又一個的吻。

上一次,他就想這麼做了,可惜的是,上一次她的肚子上塗抹了妊娠油。

這一次,他冇有急著給她塗抹妊娠油,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他的吻是那樣的輕柔,甚至有些癢。

魏語嫻喘了好一會氣,才重新活了過來,眼睛向下看過去,見男人在親吻自己的肚皮,臉蛋更是爆紅!

她伸手,就要把男饒頭推開,讓他不要做這些羞恥的事情。

傅玄屹又豈能輕易被她推開,大手一下抓住她軟趴趴的手,攥在手裡,繼續動作。

魏語嫻羞到不行,叫道:“傅、傅玄屹……”

直接叫本名,想讓他離開。

傅玄屹隻是“嗯”了一聲迴應她,動作繼續向下。

褲子在被扒的邊緣,魏語嫻一個激靈,扭動著伸手,想把自己的手抽出來,護住自己的褲子。

可她的手被傅玄屹緊緊的抓住,掙脫不開一點!

內心的恐懼慢慢升了起來,魏語嫻回想到那晚上,那算不上好的體驗,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