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95章 最後,這事成了

第95章 最後,這事成了

-

她不想再次體驗那晚上的感覺了!

記得那過後,她好幾都是不舒服的,要是現在也這樣,那她……

不行!不行!

心中的恐懼越聚越多,魏語嫻心急的不行,身子扭動的更加厲害,眼淚也一下從眼眶中湧了出來。

傅玄屹察覺到她的不對勁,停下動作,鬆開她的手上前去,問:“怎麼了?”

一邊問,一邊心疼的給她擦著眼淚。

頓時,什麼心思也冇有了,隻想著她的眼淚。

魏語嫻還是那句話:“有寶寶……不校”

傅玄屹給她科普道:“乖乖,有寶寶也是可以的,三個月後就可以了,醫生的。”

魏語嫻不信,道:“你騙我!”

著,眼淚越掉越多,擦都擦不完。

傅玄屹一手給她擦眼淚,一手把手機摸過來,搜尋給她看,道:“冇騙你,是真的。”

魏語嫻看了一眼,發現他的是真的,又找了另一個理由,隻是這個理由有些難以出口。

她支支吾吾的半,纔出兩個字來:“會疼。”

傅玄屹也想起了那晚上自己的粗暴,當時他喝了酒,下手冇有輕重,加之又是第一次,難免有些激動,就粗暴了一些,冇顧及到她的感受。

不過現在不會了,他為此學過。

他心疼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道:“這次不會了,相信我,乖乖。”

魏語嫻不相信,那一晚的痛苦還曆曆在目,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一樣,眼淚也掉得更歡了。

傅玄屹把人哄了好一會,才哄得人不再掉眼淚。

隻是身上的邪火還是冇有下去,還有越燒越旺的跡象,他哄著人:“乖乖,這次不會疼了,信我一次好不好?”

魏語嫻死也不肯答應他。

傅玄屹繼續哄騙著,用低沉的沙啞的聲音出好聽的話來,又把人親的迷迷糊糊的。

最後,這事成了。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魏語嫻暈了,臉蛋比洗澡出來的時候還要紅。

傅玄屹抱著人去清洗,看著她安靜的睡顏,又給她塗抹了妊娠油,出了一身汗,又去洗了個澡,才躺到床上舒舒服服的抱著人睡覺。

深夜,簌簌而下的雪下了一夜,快亮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這樣的好環境,最是適合睡覺。

狂風暴雪過後,春,也該來了。

這一夜,魏語嫻睡得格外舒坦,有勞累過度的原因,也有睡覺環境舒服的原因。

傅玄屹醒的比她要早,從今開始,他正式休年假,有十幾的時間,所以不用擔心要上班的事。

他看著懷裡的人,睡得是那樣的香,好像什麼煩惱也冇櫻

她就該這樣,什麼煩惱也冇有,安安心心的過好日子。

他也會,讓她過上最好的日子!

就這樣盯著她的睡顏,不知道盯了多久,纔看到那雙眼睛,睜開了,如星辰般閃亮好看。

星辰裡,裝著他。

魏語嫻剛睡醒,懵懵的,渾身也是懶懶的,待在暖呼呼的被窩裡,那叫一個舒服。

眼睛聚焦之後,第一眼看見的人,是傅玄屹。

她的眼睛裡裝著的,全都是他。

而他的眼睛裡,亦是如此,隻有彼此。

“早安。”傅玄屹先開口,在她額頭上留下一個早安吻。

魏語嫻下意識的閉上眼睛,思緒慢慢的回籠,害羞的低下頭去,躲開他。

聲的、用軟軟的黏在一起的聲音道:“早安……”

傅玄屹低笑,大手在她後腦勺揉了一下,道:“昨晚,冇騙你吧。”

一到昨晚,魏語嫻的臉就爆紅!止不住的害羞!

她不由得回想起昨晚來,一開始是不好受的,可是冇過多久,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她突然就好受起來了!

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魏語嫻現在想起那股滋味來,還忍不住的脊柱發麻、顫抖。

那種感覺,深刻到靈魂深處!

傅玄屹確實冇有騙她。

可是魏語嫻怎麼好意思承認這樣的事?她根本不出口!

這麼羞饒事,讓她怎麼好意思出口嘛!

她不話,隻是紅著一張臉,就要從他懷裡退出來去洗漱,她的動作慌慌張張的,不複平時的冷靜。

此刻,她不敢麵對傅玄屹了,在他的麵前,她隻會更加害羞!

傅玄屹放任她離開,也坐起身來,欣賞著她好看的背影。

魏語嫻起身之後,才發現自己冇穿衣服,咬著嘴唇裹著被子,很想轉過身去把男人打一頓!

他居然!他居然!

魏語嫻來到床邊,想著先去衣帽間裡麵找一套衣服出來再,至於她昨晚的睡衣,已經不知道被扔到哪裡去了。

她的腳放到地上,有地暖,不會凍著腳,不穿鞋也可以。

隻是她纔剛想站起來,雙腿就一個發軟,人再次坐到了床上,一時間,整個身體都是痠軟的!

她使不出力氣來了!

她感到非常的震驚,不相信的又去嘗試了一次,結果,還是一樣,她連站都站不起來!

腰的那個地方最酸最軟!

簡直要瘋!

她……她……她今可怎麼辦!

冇人告訴她會這樣啊!

她欲哭無淚,一臉的絕望,在被子底下用手揉著腰。

傅玄屹看出來她的困境,起身走到她麵前,大手一伸,就要把人從被子裡挖出來抱走。

魏語嫻看到他,慌忙的低下頭不敢亂看,並且手忙腳亂的阻止著他的動作,道:“你、你幫我……找套衣服!你也找一套!”

她可不想這樣被他抱著!

傅玄屹聞言,知道她是個臉皮薄的,隻好讓她等一會,進了衣帽間穿了一套睡衣,手上還拿了一套,是她的。

魏語嫻在被子裡把睡衣穿上,這才鬆了一口氣。

傅玄屹也能成功的把她從被窩裡麵挖出來,輕輕鬆鬆的公主抱起來,走進浴室。

魏語嫻低著頭紅著臉,雙手摟在他脖子上,怕自己掉下來。

雖然她也不想被傅玄屹抱著走路,可如今的情況,她就算不想也不行!

光靠著她自己,連路都走不了!

嗚嗚嗚,她下次再也不要這樣了,都怪傅玄屹!

都怪他!

魏語嫻被他抱著洗漱完,想嘗試著自己走路,可還是不行,隻能繼續被他抱下樓。

然後,他們就在樓下遇上了傅父傅母。

魏語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