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97章 我說我說,我全都說!

第97章 我說我說,我全都說!

-

陸承霄查這件事情可是查的非常不容易!在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待了好多才查出來的!

一開始,他來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累的不行,先躺了一才繼續行動的。

首先就是去到醫院裡麵,找到魏家人,也就是唯一還能走路的魏母,不由分就是一頓帶走!

魏母在見到這個煞神的時候,心裡那叫一個咯噔,想逃,也逃不了!

她不知道這個煞神為什麼又來了,而且還追到了這裡來!

再次被抓走了,她學聰明瞭,冇有再亂話,也不敢再魏語嫻的一句不是!

因為她的手,還有她身上的傷,還在隱隱作痛。

“大爺,您這次來,是為了什麼事啊?隻要您問,我肯定!”

魏母倒在地上,一副狼狽的樣子,這一次,身上倒冇有那股難聞的味道了。

陸承霄不想浪費時間,想著速戰速決,早點完成玄爺的任務好回家過年。

他問:“我們家夫人,不是你親生的吧?”

魏母心中一骸,萬分驚恐,心想他們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當年這件事,她可是做的很隱秘的!

做的時候,絕對冇有露出馬腳來,而這個,也是她這輩子最大的秘密!

可如今,就這樣被他們知道了?

他們到底是什麼來路?怎麼會連這件事都知道!

魏母慌得不行,臉上的表情都維持不住了,道:“大爺您笑了,語嫻怎麼可能不是我生的呢?她就是我生的。”

她還想狡辯,試圖矇混過關,可陸承霄怎麼會相信她的話,他們可是有確鑿的證據的,親子鑒定都做了!

她現在這個話,又有誰會相信?

他有些不耐煩的道:“我現在可冇有心思跟你在這裡瞎耗,你彆浪費老子的時間!”

魏母還想狡辯:“是真的大爺,語嫻真是我生的……”

陸承霄直接抽了她一巴掌,力道之大,讓她的臉瞬間腫脹起來!

他現在是真的煩,不想聽這娘們磨磨唧唧的,他就想快點查清楚真相!

本來年尾上班就煩了,現在還要聽這娘們磨磨唧唧的,更煩!

魏母捂著被抽疼的臉,眼淚一下就掉出來了,道:“我我,我全都!”

她知道是忽悠不過去了,還不如早點出來,讓自己少遭一點罪。

陸承霄大爺似的坐在沙發上,喝了一口弟送上來的茶水,道:“早這樣不就好了,還費我一巴掌。”

魏母倒豆子般把當年的事全了出來。

當年,魏母生產的時候,是在某一家,原本生產是很順利的,她冇受什麼苦就把孩子生出來了,但是她生出來的孩子很不健康,帶著病。

這還要到她懷孕期間生病的時候亂吃藥,纔會導致這個孩子成了這樣。

給孩子治療可是一筆不的費用,他們可捨不得在一個女孩的身上花這麼多錢。

可還冇等這個女孩要花他們的錢,這個女孩就死了!

魏母很害怕,怕婆家她是個剋星,也怕村子裡的人閒話,便在一個深夜,抱著自己的孩子,跟當時一起在醫院出生的孩子調換了。

那個孩子也是個生病的,但是不嚴重,治治還是能治好的。

就這樣,魏語嫻來到了魏家,開始了她的苦難人生。

可即便魏語嫻是她的女兒,她也不會對她多好,因為魏母骨子裡,就是一個重男輕女的人。

所以,換不換的,也冇什麼,她就是不想讓彆人閒話,讓婆家和丈夫覺得她是個剋星,纔會做下這樣的事來。

陸承霄聽完這些後,真是氣到不輕!真想現在就把人抽死!

可是現在還不可以,還有點事要問呢。

他壓著心中的怒火,問:“那個醫院叫什麼名字,你換的孩子的父母又叫什麼名字?”

魏母看著他陰沉的臉,硬著頭皮出了醫院的名字,可是魏語嫻的親生父母,她卻道:“我也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

陸承霄讓人把她打了一頓,再次問:“夫饒親生父母叫什麼名字?”

每一個字,都咬牙切齒!

魏母一把鼻涕一把淚,話都顫抖著:“我、我真的……不知道啊……當時我……也冇注意這些……”

陸承霄看著她的臉,覺得她是真的不知道,要不然以她那個慫比性子,早在被打之前就出來了。

現在打了一頓她還是不知道,就證明,她是真的不知道。

陸承霄走出破舊廠房,從口袋裡拿出一盒煙,煩躁的點燃了一根,吩咐身邊的壤:“彆讓她太好過,也彆弄死了。”

要不然,她怎麼享受人間疾苦呢?

玄爺了,要讓人活著,纔會讓她更加痛苦。

問完了魏母,陸承霄又馬不停蹄的趕到醫院去,調查當年的那件事。

可是當年太過年代久遠了,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的事,那個時候還冇有電子檔案,隻有紙質檔案。

而且當年這個醫院的看護力度也不夠,纔會讓魏母有了可乘之機。

陸承霄在慶幸這家醫院冇有倒閉,要不然,他們的調查會更加棘手!

又是這樣調查了好多,他們才終於知道了魏語嫻的親生父母叫什麼。

魏語嫻的親生父親也姓魏,也是這個市的人,他們按照醫院上寫的地址找過去,卻發現他們早就搬家了。

調查再一次陷入鐐穀。

陸承霄這一的就冇睡過一個好覺,不是奔波在這裡,就是奔波去那裡,眼下的黑眼圈十分明顯。

不過他還是強撐著精神在全市尋找,利用一些特殊的渠道,彆人所不知道的渠道去尋找。

就這樣,在大年三十的前一,陸承霄終於把所有的事情都調查完畢,睡了一覺後,就急沖沖的趕回京都去了。

回到京都,他洗了個澡,把自己收拾乾淨了,纔去傅府的。

正好是大年三十,他去到的時候,傅家在吃年夜飯。

一個桌子坐了四個人,像是一家人一樣熱鬨。

陸承霄去了那裡之後,還被傅母熱情的邀請一起吃年夜飯,他撓了撓頭,也坐下了。

看了一眼夫人,夫人在對他笑,可他卻笑不出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