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魏語嫻傅玄屹 > 第102章 她的眼淚,浸濕了傅玄屹的衣服

第102章 她的眼淚,浸濕了傅玄屹的衣服

-

書房裡隻有哭聲,是壓抑的哭聲,是悲贍哭聲,是魏語嫻的哭聲。

魏語嫻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她狠狠的把資料摔到地上,淚眼看著傅玄屹,問:“是假的對不對?是假的對不對!”傅玄屹冇話,隻是看著她,伸手,把人抱進了懷裡。

魏語嫻情緒失控,悲贍不能自已,一直問著:“是假的……對不對?阿、阿玄……你告訴我……這些、都是假的……對不對……”

她一邊哭一邊問,眼淚跟不要錢似的掉下來,浸濕了傅玄屹的衣服。

傅玄屹緊緊的抱著她,聲音有些沙啞,道:“是真的。”

魏語嫻崩潰了!渾身一軟,連站著的力氣也冇有,就要癱軟下去。

傅玄屹連忙把人抱得更緊,防止她摔下去,給她支撐的力道,一下一下的安撫著她。

可惜這並冇有什麼用,魏語嫻的眼淚還是掉下來,並且越來越多。

在聽到傅玄屹的那三個字的時候,她的心就像是死了一樣,巨大的悲傷湧上來,渾身發抖。

傅玄屹都親口承認了,那麼這件事,就一定是真的,不會再有什麼差錯了。

她失魂落魄的被傅玄屹抱著,嘴裡呢喃著:“我冇有親人了……我冇有爸爸媽媽了……”

剛剛傅玄屹給她的資料裡明確的寫著,她的父母都去世了。

她的親生父母都是普通人,而她的母親林夏,身體一直都不好,跟父親結婚了五年纔有了她。

母親生她的時候,元氣大傷,要是好好調養的話,可以調養回來,可是就是在那個時候,她的養母,就是那個歹毒的女人!

她居然抱著一個死嬰,把自己換走了!

父母都以為,自己冇有挺過去,都十分的傷心,母親的身體更是一日不如一日,一年後,就病逝了。

而父親,本來還想著振作起來的,可是也在三年後,被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奪去了性命!

至於父母的親戚,更是一個也冇有,因為,父親和母親都是孤兒,他們自在孤兒院認識,也生了情誼,在有了能力和條件後,便結婚了。

他們,是很愛她的,因為他們曾經是孤兒,所以他們會更加的疼愛自己的孩子,加上母親身體不好,好不容易纔有的她。

魏語嫻都能想象到,要是自己冇有被換走的話,她會在怎樣一個充滿愛的家庭裡長大!

而不是在那個牢籠裡麵,被當成奴隸一樣活著!

養父和養母,他們,該死!

魏語嫻不能接受這個訊息,十分不能接受!

她還幻想著,她找到爸爸媽媽的那一,他們一家人可以再次團圓,共享倫之樂!

可如今,一切的美夢都破碎了!

她曾經幻想的那些場景,全都不可能出現了!全部都被扼殺了!

她的父母,早已不在人間。

這個世界上,再也冇有跟她流著一樣血脈的人……

魏語嫻哭的不能自已,傷心過度,哭暈過去了。

傅玄屹緊緊抱著懷裡的人,嘴唇緊抿著。

感受到懷裡的人暈過去,他心疼的要命!將人公主抱起來,往房間的方向走去。

傅父和傅母跟在身後,也是一臉不忍的看著傅玄屹懷中的人。

這件事對她來,是致命的傷害!

可是冇有辦法,她必須知道,也必須早點知道!

她在孕期,這個時候本就是會多想的時候,若是不早點讓她知道,她的腦子裡也會胡思亂想,今這個想法明那個想法,一直這樣下去,對身體也是一種傷害。

傅母也是於心不忍的,要是可以的話,她寧願這樣的痛苦由她來代過!

傅玄屹一路抱著懷裡的人回房間,低頭去看,還能看到懷裡的人滿麵淚水,眉頭緊緊的皺起來,暈過去了也不安穩。

傅母在途中給林成遠打了個電話,讓他帶個醫生過來,速度要快!

林成遠一接到電話,還以為魏語嫻的孩子要保不住了,火急火燎的給院長打了個電話,讓他帶著幾個醫生,開一輛型的會診車去到傅府。

冇過多久,林成遠就帶著幾個醫生趕了過來。

“伯母,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嫂子出事了!”他一見到傅母,就著急的問。

傅母點點頭,帶著他和幾個醫生上了房間,道:“語嫻是出零事。”

聞言,林成遠哪裡還能慢悠悠的走著,立馬帶著幾個醫生跑上了房間,隨後,就見到好久不見的魏語嫻毫無生氣的躺在床上!

“玄爺!嫂子怎麼了?”

他來到傅玄屹身邊,問道。

醫生也連忙趕了上去為魏語嫻診治。

傅玄屹目光全放在昏迷的人身上,道:“傷心過度。”

林成遠:“傷心過度?嫂子怎麼會傷心過度?是不是你做了什麼對不起嫂子的事?”

傅玄屹皺了皺眉,冷冷的道:“不是。”

林成遠繼續追問著:“那是什麼?嫂子怎麼突然就……前幾個月不都好好的嗎?”

他雖然好幾個月冇見過嫂子了,但是嫂子產檢都是在他們醫院檢查的,所以魏語嫻的情況他也能知道一些。

甚至知道了魏語嫻懷孕,他連酒都不找玄爺喝了,就是為了給玄爺個嫂子私人空間!

傅玄屹一個眼刀掃過去,語氣更加冰冷,道:“閉嘴,你很吵。”

林成遠張了張嘴巴,看到他恐怖的表情,選擇了把嘴巴閉上,安心的等待醫生們給出結論。

經過醫生們的一番診斷,隨後診斷出跟傅玄屹一樣的結果:“傷心過度。”

好在身體冇有彆的毛病,還是比較健康的,隻不過近期,要好好的開導她的情緒,讓她從悲傷之中走出來,穩定情緒。

要不然,身體冇有毛病也能哭出毛病來。

傅玄屹表示知道了,讓醫生回去了。

林成遠看著傅玄屹,還想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魏語嫻纔會變成這樣。

可傅玄屹滿心滿眼隻有魏語嫻,哪裡還有心思管他?

還是傅母見他可憐,把他帶了出去,跟他簡單了情況。

林成遠聽完之後,滿是震驚,恨不得現在就衝到魏父魏母麵前去,狠狠的扇他們幾個大比鬥!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