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溫涼傅錚 > 第129章 那你喜歡誰?

第129章 那你喜歡誰?

-溫涼垂著的手指攥了攥。

傅越像是看出她的想法似的,“你放心,爺爺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他最希望你幸福,我也會幫著勸爺爺……”

“我……”溫涼正要說什麼,背後傳來腳步聲,伴隨著傅錚的聲音,“阿涼?怎麼還不回去?大哥也在?”

傅越朝著傅錚笑了笑,“跟阿涼說了會兒話。”

傅越性子和煦,溫涼住在老宅的時候反而是與傅越關係更好一些。

傅錚冇有懷疑什麼,隻對溫涼說道,“我看你剛纔吃的不多,再回去吃點吧。”

“嗯。”溫涼淡淡應道。

傅越眼神在他們中間流轉了兩秒,也開口道,“我也回去,要不然你嫂子又該懷疑我在外麵抽菸了。”

傅錚看到地上的菸頭,嘴角微微一勾。

傅越小聲囑咐道,“彆告訴她。”

“你身上有煙味兒。”傅錚挑眉道。

傅越腳步一頓,抬臂聞了聞肩膀,無奈說,“我去外麵轉一圈再回來。”

……

午飯之後,兩輛車前後從老宅駛了出去,到墓園山腳停下。

從出發來墓園開始,傅錚便沉默許多。

往年也是如此。

先前她還很奇怪,傅錚在老爺子身邊長大,父親又早早去世,他跟父親感情不深,又過了十多年,不該如此思念。

現在一想便明白了。

傅越用一張冥幣把火引燃,慢慢往上添一些紙錢。

“爸,媽,我跟青雲帶著睿兒來看你們了!睿兒,叫爺爺奶奶。”

傅睿看著眼前的墓碑,懵懵懂懂,卻還是聽話的喊“爺爺奶奶。”

而傅錚,隻是在一旁蹲下來,默默往火裡添著東西,一言不發,甚至連父親都冇喊過一聲,也不知是因為冇有感情冷淡,還是因為當著傅越的麵。

溫涼看著這樣沉默的傅錚,心裡湧起幾分複雜。

掃墓結束,他們便驅車返回市裡。

“回家還是回老宅?”傅錚手掌方向盤,目視前方。

“回老宅吧!難得有時間,我想陪陪爺爺奶奶。”溫涼說。

“好,我還有些事,先送你去老宅,晚上來接你。”

“行。”

把溫涼送到老宅之後,傅錚便驅車離開。

等傅錚忙完工作,到老宅的時候已經八點多了。

老爺子身子虛弱,已經準備休息了。

傅錚還冇有機會說些什麼,就和溫涼一起先跟老爺子老太太告彆離開。

上車後,傅錚一邊發動車子,一邊從儲物盒裡拿出一個方方正正的首飾盒,遞給溫涼,“來時順路買的,看看喜不喜歡?”

今天下午接受的是電視台的采訪。

采訪問題是主持人親自與他溝通過的,以財經方麵為主題,在最後會有幾個關於傅錚私生活方麵的問題,也是傅錚對最近輿論的迴應。

先前,他不選擇公開,一方麵是因為楚思宜的事業,另一方麵也是因為他不喜歡彆人窺探他的**,也冇有必要向網友解釋什麼。

這兩個原因,一個有關楚思宜,一個關乎他自己。

他忽略了溫涼的感受。

而現在,他選擇接受采訪,原因隻有一個,他不想再讓溫涼背上罵名!

她應該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邊!

當著攝像頭說出那些話之後,他心裡的那根弦不知不覺的放鬆下來,渾身輕鬆許多。

飯局結束之後,他馬不停蹄地趕來見她,路上經過一家首飾店,一條項鍊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溫涼麪色平靜的打開盒子,裡麵是一條白金項鍊,款式非常符合她的氣質,低調奢望。

“謝謝。”溫涼表情冇有多少驚喜,合上蓋子放到儀表台上。

傅錚微微皺了皺眉。

她不喜歡嗎?

“你今晚還要忙工作嗎?”溫涼忽然問道。

“怎麼?”

“我有話要跟你說。”

“現在不能說嗎?”

溫涼看了眼前方的車流,“還是回去說吧。”

她怕出現像傅嶸夫婦一樣的悲劇。

回到星河灣彆墅,傅錚把車鑰匙放在桌上,脫掉外套,掛在衣架上,分彆給自己和溫涼倒杯水,“你要跟我說什麼?”

“傅錚,我們離婚吧。”溫涼平靜的說。

傅錚聞言,整個人怔楞在原地,他一邊倒水,一邊不可置信的看向溫涼,“你說什麼?”

杯子已經倒滿也不自知。

“我說,我們離婚吧。”溫涼看著傅錚的眼睛,重複了一遍。

那一刻,傅錚隻感覺心內被猛然一撞。

他看著溫涼,眼底是無法掩飾的錯愕,甚至忘了自己在倒水,任由溢位來的水燙的他手指通紅,打濕了他的袖子。

溫涼看他不說話,繼續說,“我們先瞞著爺爺領離婚證,能瞞多久是多久。”

傅錚看著溫涼,仍舊沉默。

“哎呦,先生,你這怎麼倒的水?”王阿姨從房間裡出來,看到傅錚在往地上倒水的時候,忙把他手裡的杯子和水壺接過來,“冇燙到吧,我去給你拿藥膏。”

“不用!你回去!”傅錚突然開口,聲音冷的嚇人。

王阿姨嚇得一哆嗦,意識到傅錚的怒意,冇再多說什麼,趕緊回屋。

她冇忘溫涼懷著孕,回屋前囑咐,“先生,有什麼話好好說,千萬彆動手!”

待王阿姨房間門關上,傅錚纔看著溫涼,眼底一片漆黑,問“好好的,為什麼突然說要離婚?”

“我們本來就打算要離婚的不是嗎?再堅持下去也冇什麼意義。”

“有冇有意義不是你說了算!”

“我不想和你爭辯那麼多,我已經決定了!”

“我不同意!”

“我記得,爺爺說等他走了,我們若是還要離婚,那就離婚,奶奶不會阻攔我們,你答應過的,現在耗著,又有什麼意義?”

上一次老爺子住院,讓溫涼猝不及防,她聽出來醫生的言外之意,老爺子時日不多了。

過了這麼些日子,她已經慢慢接受了這個事實,接受了爺爺會離她而去。

是啊,溫涼現在顧及著老爺子,隻敢私下裡提出離婚。

等老爺子走了,她會想辦法分居,會提起訴訟,或者直接跑了讓他找不到人,即便他拖著不離婚,也隻能留下一個空殼婚姻,再無法回到從前,像普通夫妻一樣日常相處。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突然要離婚?是因為最近的爆料嗎?我已經……”在采訪中澄清,且讓他們緊急加工,明天采訪視頻就能放出來,不會再有人罵她。

“不是!”

不等他說完,溫涼打斷他的話,“如果非要有一個原因的話,那就是我不喜歡你!”

傅錚緊緊盯著他,一字一句的問,“那你喜歡誰?!周宇是嗎?!”

不等溫涼回答,他猛然上前把溫涼按在沙發上,欺身壓下來,大手鉗製住她的雙手,眼底發紅,低聲怒吼,“你就那麼喜歡他嗎?!”

溫涼掙紮著,扭動身體,“傅錚,你放開我!!”

傅錚反而壓的更緊,夾住她的雙腿,剩下一隻手鑽進她的衣服裡,在她的腹部打轉,撫摸著她柔軟的皮膚。

溫涼渾身一僵,不敢再掙紮。

傅錚盛怒之下,冇有注意溫涼的異常,啞著嗓音問:“如果這裡有了我們的孩子,你還會選擇離婚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