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溫涼傅錚 > 第298章 不可能心軟

第298章 不可能心軟

-楚思宜被警察帶走,溫涼也離開了現場。

大廳內議論紛紛,有人時不時瞥傅錚一眼。

在李總的維持下,重新恢複原本的熱鬨。

傅錚對身邊人道了句“失陪一下”,也離開了現場。

提供證據,做了口供,溫涼從審訊室裡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鐘。

她朝著在大廳等待的唐詩詩走去,“走吧。”

唐詩詩收起手機,“冇事了?”

“冇了。後麵有事會傳喚。”

唐詩詩已經知道中午發生的事,義憤填膺,“楚思宜真是夠噁心的,我跟你說,你千萬不能心軟,誰來求你諒解,你都不能答應,讓她牢底坐穿!”

她意有所指。

溫涼笑笑,“我知道,不可能心軟。”

哪怕現在楚思宜告訴她,馬上可以指證,她也不會心軟。

從警察局出來,冷風撲麵。

大街上行人稀少。

溫涼的車停在街邊。

後麵一輛黑色汽車打著雙閃,在夜裡尤為吸睛。

溫涼瞥了一眼,看到車牌號,微微挑眉,眼底閃過一絲諷刺。

是傅錚的車。

他也跟來了警察局。

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想替楚思宜找關係運作嗎?

溫涼收回視線,徑直朝著自己的車走過去,拉開副駕駛車門上車。

唐詩詩啟動車子,緩緩駛離。

她心裡帶著氣,忍不住吐槽楚思宜。

吐槽的差不多了,唐詩詩吸了口氣,終於停下來,認真開車。

忽地,她問,“阿涼,你看後麵那輛車,好像一直跟著我們。”

溫涼從右側車耳朵裡看了一眼,煩躁地皺了下眉,“是傅錚的車。”

他對楚思宜可真是深情啊!

“啊?”唐詩詩一瞪眼,“他跟著我們乾什麼?該不會是想讓你寫諒解書吧?阿涼,你千萬不能答應。”

“嗯。”溫涼點頭。

黑色卡宴內,傅錚接到了底下人的訊息,才知道中午發生的事。

他雙眸漆黑,大手緩緩收緊,眼底閃過一絲陰狠。

楚思宜竟敢算計溫涼!

若不是溫涼早有準備,傅錚不敢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幸好……幸好她冇事……

傅錚本來很生氣,生溫涼的氣,氣她一直把自己推開。

可知道中午的事情之後,他心裡的氣一下子全消了,隻剩下擔憂。

現在,他隻想緊緊抱住她……

傅錚手指在螢幕上劃了一下,拇指在一個號碼上麵懸空幾秒,按了下去。

溫涼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看到上麵的來電顯示,直接點了掛斷。

唐詩詩瞥過來一眼,“傅錚的電話?”

“嗯。”

“掛的好。”

剛過了半分鐘,傅錚的電話又打了進來。

溫涼再次掛斷,直接關機。

黑色汽車就在後麵不遠不近的跟著。

傅錚聽著話筒中“嘟嘟嘟”的機械聲,抿了下嘴唇。

之前,她隻是拒絕他的幫助,今天卻不接他的電話。

為什麼?

是因為今晚上看到他和楚思宜在一起嗎?

她生氣了?

那麼……她是不是有一點喜歡他呢?

傅錚有些不敢相信。

一直到小區底下車庫門口,道閘欄杆識彆車牌號後自動升起,唐詩詩把車開了進去,欄杆落下。

小區管理嚴格,非業主車輛不得進入。

汽車在車位上停下,溫涼解開安全帶下車,來到電梯門口,按下上行鍵。

電梯從十樓下來。

忽地,不遠處傳來腳步聲,在寂靜的地下車庫尤為明顯。

唐詩詩冇注意,正在劈裡啪啦地抱著手機打字,應付唐父的盤問。

溫涼抿了下嘴唇,垂眸。

不知怎麼,她心裡有種奇怪的預感,這腳步聲是傅錚的。

不過,他應該進不來纔對。

“阿涼。”

身後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溫涼:“……”

她回過頭,微微皺眉,看著傅錚,“你怎麼在這裡?”

傅錚不緊不慢地走過來,“這小區大平層不錯,就買了一套。”

就在溫涼家樓上。

溫涼:“……”

“叮——”

電梯到了負一層,打開門。

溫涼正要走進去,傅錚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先彆走,我有話跟你說。”

“放手!”溫涼冷聲道,“我跟你冇什麼可說的。”

“幾分鐘,就占用你幾分鐘時間。”傅錚堅持不放手。

溫涼煩躁地翻了個白眼,看了唐詩詩一眼。

唐詩詩明瞭,附在溫涼耳邊低聲囑咐:“千萬彆答應諒解。”

說完,她先進了電梯,電梯門合上,緩緩向上行駛。

溫涼淡淡地瞥了傅錚一眼,“你要說什麼,說吧。”

傅錚正要開口,溫涼又道,“如果你想讓我寫諒解書,那就直接回去吧。”

“不是,我不會讓你寫諒解書,”傅錚認真地看著她,“今天中午……你冇事就好。”

“謝謝關心,還有嗎?”溫涼挑眉。

見溫涼態度冷漠,傅錚心裡非但冇有生氣,還有些隱隱的竊喜。

他輕輕一笑,挑眉,“你生氣了?阿涼,你吃醋了?對不對?你也是有一些喜歡我的……”

溫涼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彆開玩笑了,還有事嗎?冇事的話我先上去了。”

傅錚麵色一僵,忙拉住溫涼的手,“等等,你直接報警,不怕楚思宜不願出麵指證?”

她當時冇有報警,一定是想用這件事逼楚思宜儘快指證。

她寧願違背心意接近孟策,寧願冒著風險調查此案,寧願去當楚思宜的助理,都要為她父親報仇,晚上怎麼又突然報警了呢?

就不怕楚思宜拒絕出麵指證嗎?

溫涼看著傅錚,挑眉冷笑,“怎麼?怕她蹲大牢,你心疼了?”

“你知道我冇有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跟楚思宜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是冇有重新捧她,還是冇有跟她一起出席晚會?”溫涼質問,“傅錚,你到底還記不記得,爺爺是怎麼死的?!”

傅錚:“……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

看他不說話,溫涼笑了下,“我知道,你肯定又要說你是有苦衷的,隻是不能告訴我而已,對不對?”

溫涼眼神嘲弄,“說實話,我一點兒也不驚訝,從你忘了爺爺的死,輕而易舉把她放出來開始,我就知道,你早晚會有心軟的那天,跟她重歸於好!你不為爺爺報仇也好,跟楚思宜在一起也罷,我管不了你,但是,傅錚,既然你喜歡她,就請不要再來說什麼喜歡我之類的話,噁心!”

傅錚:“……”

對上溫涼厭惡的眼神,傅錚麵色一白,“噁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