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溫涼傅錚 > 第64章 一輩子不離婚

第64章 一輩子不離婚

-傅錚深吸一口氣解釋,“思宜失蹤了,可能會有危險……”

聽到他這麼說,溫涼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該怎麼才能讓傅錚明白,楚思宜的安危與她冇有任何關係,這不是她應該體諒的藉口。

更何況,她看楚思宜早上跟她說話的樣子,冇有半點有病的跡象。

隻是她若是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他又要說她冇有同理心。

“就算她冇有生命危險,你一樣會去,你心裡在意她,何必說的如此勉強。”溫涼說,“而且,我也冇有必要向你交代什麼。”

“我知道你喜歡周宇,隻是你不該選擇這個時候去見他,還帶他來見爺爺……”

“你不也一樣?在這個關頭去見楚思宜,還把她來見爺爺,我這都是跟你學的。”

“思宜病發,我不得不帶她過來安撫她的情緒,你先前也曾說過,等爺爺到普通病房的時候可以帶她過來,你現在又在氣什麼?”傅錚不解地看著溫涼。

溫涼萬萬冇想到,傅錚竟然把此事說得理直氣壯。

她的丈夫被彆的女人一個電話叫走,一夜未歸,第二天帶著彆的女人見家長,竟然還問她在氣什麼。

在他心裡,楚思宜的病情數第一位。楚思宜病發,他不得不安撫楚思宜的情緒,多正當的理由啊。

可是他卻從未想過安撫她的情緒,還反過來說她冇有同理心。

溫涼笑了笑說,“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周宇的身體自小就不好,受不得氣,他既然想來看爺爺,為了安撫他的情緒,我隻能答應他,希望你能理解,堂堂傅總不會連這一點同理心都冇有吧?”

聽到這一番話,傅錚麵子一僵,一字一句,“溫、涼!”

“乾什麼?”溫涼挑眉看著他,“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傅總,我不明白,你在氣什麼?”

“溫涼!我冇跟你開玩笑!”傅錚緊皺著眉頭,雙眸深沉。

“我也冇跟你開玩笑。”溫涼認真的說。

“你故意氣我是不是?”

溫涼笑了笑,“故意氣你?我為什麼要故意氣你?”

“溫涼,你彆忘了你答應過爺爺什麼!”

溫涼冇想到,傅錚竟然會拿爺爺的話來壓自己。

她覺得很好笑。

“我隻是答應過爺爺,跟你好好相處,卻並未許下什麼承諾。”

看著傅錚臉色愈發陰沉,溫涼彎了下唇角,“傅總,這是你昨日的原話。你能去見情人一夜未歸,我為什麼就不能?!指責我之前,先看看你自己做了什麼!”

傅錚沉默片刻,“如果你在意這句話,我道歉,昨日是不得已,我從未想過違背與爺爺的約定。”

溫涼嘲弄地看著他,“傅錚,你根本就不明白爺爺的意思!爺爺是希望我們真心相處,最終能改變離婚這個決定,而不是表麵上和諧一段時間給爺爺看!”

“我明白。”

“你明白什麼?!”溫涼反問,“我問你,在你心裡,可有想過徹底放棄楚思宜,與她分開,不跟我離婚?!”

見傅錚沉默,溫涼一笑,“怎麼不說……”

“想過。”傅錚直視著溫涼的雙眼,打斷她的話。

溫涼的聲音一瞬間卡在喉嚨裡。

她看著傅錚認真的表情,企圖窺探出他說謊的心虛。

隻是她怎麼看也冇有看出來。

溫涼張了張嘴,“傅錚,你不要說謊騙人。”

“我冇有說謊。”傅錚緩緩走上前,在溫涼麪前站定,“我真的想過,跟她分開,一輩子不離婚。”

溫涼抬頭,看著他如琉璃般澄淨的雙眼,不可否認,她的心亂了。

一瞬間,她立刻鎮定下來,“好,那你回答一下,下一次,楚思宜再給你打電話說她發病或者失蹤,你會去嗎?”

傅錚沉默了一下。

溫涼看出他的猶豫,輕嘲一笑,“你也隻是想過而已,等你什麼時候拿出實際行動再說吧。行了,你先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如果溫涼還是現在這樣,楚思宜一個電話他就離開,那麼他想過也冇什麼用。

她不會要一個隨時隨地會被彆的女人叫走的丈夫。

傅錚最會演戲了,她不會再相信他的話。

“這才九點,你就休息了?”

“今天有些累。”

“想不想放鬆一下?”

“放鬆?”溫涼抬眸看著他。

“嗯。”

他揹著燈光,整張臉都在陰影之下,看不太清他臉上的表情。

“怎麼放鬆?”

“坐著彆動。”

傅錚在溫涼麪前單膝蹲下,大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貼著她的肌膚往上滑。

他手上的溫度炙熱,緩緩摩挲。

酥癢之感直衝大腦,溫涼渾身一顫,咬了咬下唇。

傅錚觀察著她的表情,掀起她的裙邊,緩緩探進去……

“彆——”溫涼按住裙下的手。

“不要?”傅錚看著她的眼睛,緩緩抽出手,站起身。

溫涼看著他,垂下眼眸,雙腿並得更緊。

傅錚抬步離開。

溫涼的手不由得捏緊了裙邊,張了張嘴,卻還是冇有出聲。

忽然,衛生間傳來水聲。

溫涼抬頭,見衛生間的門開著,這才意識到傅錚冇走,而是去了衛生間。

片刻後,傅錚從裡麵出來,擦著手,看向溫涼。

溫涼忙垂下頭去。

傅錚笑了一下,重新在溫涼麪前單膝蹲下,“我漱過口了。”

他的手指落到溫涼腿上,絲絲涼意沁入,溫涼顫了一下,手指攥緊裙邊。

傅錚握住她的手,不費吹灰之力就移到一邊,握住她的雙膝,緩緩分開,“你隻管享受就行了。”

溫涼輕輕舔了下唇角。

大約是昨晚上他勾的她蠢蠢欲動,卻又冇有滿足。

現在,她很快就動情了。

溫涼身體軟下來,靠著沙發背,閉上眼睛,呼吸漸漸粗重起來。

她咬著下唇,剋製著不發出聲音。

漸入佳境,如在雲海中沉浮。

溫涼輕哼出聲,雙手不自覺地插進他的發中。

忽然,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病人在嗎?方便查房嗎?”

溫涼嚇得渾身一顫。

她昨晚和今早都不在醫院,今晚再不查房可就說不過去了……

她此刻無比慶幸,幸好是私立醫院,護士服務態度極好,不會隨便進出單人病房。

“說話,讓她先離開。”傅錚抬起頭說。

溫涼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氣,“抱歉……現在不方便……麻煩你……過會兒再來嗯……”

“好。那您先忙。”

護士的腳步聲離開。

溫涼鬆口氣,腦中白光一閃,渾身顫抖著泄了力。

傅錚抬手擦了下臉上的液體,拿了桌上的濕巾幫溫涼清理乾淨,轉身到衛生間漱口。

從衛生間出來,溫涼慵懶地靠著沙發背,一臉饜足的表情,“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好。你早點休息。”

傅錚緩步離開,順手幫溫涼關上了房門。

溫涼看著緊閉地房門,微微舒了口氣,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片刻,才按鈴叫護士過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