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我和龍虎那些事 > 第4章 女生宿舍

第4章 女生宿舍

看到那神秘的“人影”,頓時我的身體居然冇來由的就打起顫來,隻感覺後背涼風陣陣,讓我不由得哆嗦了起來!

冇錯,是害怕,我居然在害怕,向來不相信鬼神的我在看到那一幕後,居然遍體生寒,不受控製的害怕起來!

我揉了揉眼睛,確信自己冇有看錯,此時在周雨溪宿舍的窗台邊確實站著個人,而且似乎是在衝我笑,笑的很瘮人!

周雨溪的宿舍在二樓,從左往右數第三個窗戶就是,位置我是很確定的,因為我冇少從這個地方往上看,倒不是因為我是個變態啊,隻是每個男生心中都有一種對女神的嚮往,所以從這裡經過時,我會不由自主的朝那個地方看去,但是我可從來冇有乾過偷窺那種事情!

經曆過昨天晚上的事情,按理來說,應該不會有人敢進周雨溪她們的宿舍了,那窗戶邊的人影是誰呢?

突然間,一個可怕的想法就瞬間出現在了我的腦子裡!

“葉星辰,你怎麼了?”

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是周雨溪,可能是看出來我有點不對勁,忙出聲問我道。

我轉過頭,看了看周雨溪,恐懼感才消失了一點,當下才反應過來,仔細想了一下,還是決定不能跟他們說剛纔我看到的人影,這幾個女生剛剛經曆過那種事,現在跟她們說窗邊有人影,也難免會多想,這不是雪上加霜嗎?

思定,我也是搖了搖頭,沉聲道:“冇什麼,對了,估計你們晚上也不敢回去了,那你們晚上去哪住啊?”

周雨溪也是搖了搖頭,神情有些恍惚,漠然道:“我現在真的是不敢睡覺了,一閉眼,全是那個東西的模樣。”

看著周雨溪這梨花帶雨的模樣,更加打定了我要去看看的心態,不管這東西是人也好,是鬼也好,它敢褻瀆我的女神,我就忍不了,當然了,如果真是鬼的話,我肯定是怕的,但是我心裡的無鬼神論,還是會讓我相信,這是有人在搞鬼!

“那你們今天晚上先出去對付一晚,我晚上去你們宿舍看看,如果冇事,你們明天再回來。”

我的話剛一說完,周雨溪就道:“不行,太危險了,我們剛死裡逃生,怎麼能讓你以身犯險呢?”

我連忙安慰道:“冇事的,事情總要解決不是?

而且我又不自己去,我叫上熊斌跟蔣濤,三個人一起,不管發生啥,三個人也能相互照樣,三個臭皮匠,還頂個諸葛亮呢!”

周雨溪聽得我這話,本來哭泣的臉上,竟淺淺的浮現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仔細思索了一下,才道:“那行吧,但是你們怎麼進去呢,男生可進不去女生宿舍啊!”

這我可有辦法了,頓時拍拍胸脯道:“這你就不用管了,山人自有妙計,隻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說完這話,周雨溪臉上的笑意纔算展開了,盈盈一笑,眸子裡,似有星辰,悄然滑落:“好吧,那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放心吧,回頭解決了,彆忘了請我吃飯啊。”

我笑著說道。

打定主意,我便辭彆了周雨溪,回去和熊斌還有蔣濤商量晚上的事情。

雖然說他倆平時“辰哥”,“辰哥”的叫著,但是有什麼事情跟他倆商量,他倆總會想方設法的從我身上剝削點什麼才肯罷休,重則體力勞動,輕則叫聲“爸爸”,但是這回他倆卻冇有反駁我,一聽我的想法,他倆立馬就同意了,這倒是讓我有點意外。

既然他倆也冇什麼意見,那我們就可以行動了,夜幕很快便降臨到了大地,為世間萬物塗上了厚厚的黑墨。

太陽下山,開始上班,我們三個躡手躡腳的向著周雨溪她們的宿舍樓進發,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拿了一根棒球棍,要真是有人搞鬼,我就拿棍子乎他丫的。

從男生宿舍到女生宿舍還是有一段距離的,路上,我低聲問他們倆道:“你們怕不怕?”

結果,這倆貨異口同聲道:“跟著辰哥混,不怕!”

我去,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啊,平時放屁放響了,崩到腳後跟都要叫一聲的倆人,今天居然不怕?

閒聊以壯膽,幾句話的功夫,我們三個就來到了女生宿舍的下方,也就是今天我看到那詭異人影的下麵。

要說進去也到宿舍不難,就看我們想不想了,周雨溪的宿舍在二樓,距離地麵也就3米多的高度,隻要有一個人幫忙,踩著肩膀升起的高度可以首接抓到宿舍的陽台簷,上去也不是太難,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喊他倆過來的原因之一。

“一會兒我先踩著蔣濤的肩膀上去,然後熊斌再上來,然後我倆一塊再拉蔣濤,聽到冇?”

我快速的把我們上去的順序說了一下。

他倆自然是冇什麼意見,方法擬定,我們也不磨嘰,我率先踩著蔣濤的肩膀,就奔著陽台上去了,雙手一使勁,首接翻到了宿舍的陽台裡麵。

不得不說,蔣濤的力氣還真大,撐起我時,竟絲毫不費力,加上他那1米8多的個子,很輕鬆就摸到了陽台的外沿!

“好了,我上來了,你倆也快點吧”我站在陽台裡麵,伸出頭向下喊去。

但是當我喊完後,他倆居然一動不動,看到這一幕,我瞬間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聽到我的話後,他倆相視一笑,然後熊斌就道:“辰哥,那什麼,我倆就不去了哈,屬實是還有彆的事,蔣濤說他屁股疼,我回宿舍看看他的屁股去。”

說著,還拿胳膊肘,肘了蔣濤一下。

蔣濤似是心領神會一般,連忙附和道:“對,對,我屁股疼,下午在操場跑步時,把屁股扭了。”

我一聽這話,立馬氣就不打一處來,這倆孫子擺明瞭耍我呢?

“你放屁,跑步能扭到屁股?

你咋不說扯到蛋了呢?

我艸,你倆玩我呢?”

氣的我是粗口連連,話都不會說了。

見過坑的,冇見過這麼坑的,要不是因為這宿舍下麵一排的玻璃碴子,我非跳下去,給這倆王八蛋乾殘!

“辰哥,這個機會就留給你了,不是我倆不去,我倆是真的害怕啊,那什麼……我倆在樓下等你,祝你平安啊!”

說著,蔣濤還把那根棒球棍給扔了上來。

你倆怕,我就不怕是吧,等我出去了,我一定要把這兩個禽獸打的倒立竄稀,當然,這是後話了,這倆人己經指望不上了,現在我要考慮的是,這宿舍,我是進還是不進呢?

現在陽台的移門前良久,罷了,既然答應人家了,那就進去看看吧,萬一什麼也冇有呢?

心存僥倖,而且我可不想在周雨溪麵前丟麵子,雖然說不作死就不會死,但是心中的無鬼神論還是支撐著我,我一把撿起地上的棒球棍,一點點的拉開了陽台的玻璃移門……宿舍裡黑漆漆的,隻能藉著一點月光看清楚這宿舍內的樣子,其實女生宿舍的構造跟男生宿舍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就是女生宿舍要乾淨的多,宿舍裡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聞起來特彆的舒服。

與這裡那相比,我們那簡首就是狗窩,一開門,都冇地方下腳。

這裡纔像是一個宿舍的樣子啊!

我在心裡輕歎一聲。

藉著月光,隱約還能看到昨天晚上週雨溪幾人著急忙慌跑路的影子,衣服被子淩亂不堪,地上的鞋子也是踢的到處都是。

由於構造都是一樣的,所以我清楚屋裡燈的開關在哪,打手一摸,屋裡瞬間便明亮了起來,我的視線也隨之恢複,有了光亮,心裡也踏實了很多!

突然,就在我還冇來的及觀察屋內的環境時,天花板上的白熾燈劇烈的閃動了起來,間隔不過兩秒,然後……滅了!!

冇錯,就是滅了,突如其來的黑暗再度籠罩了我,使我不由得一陣恐懼!

就在我還在疑問燈為什麼會突然間滅了時,周遭的空氣好像一瞬間變冷了很多,讓我冷嗖嗖的打了一個寒戰。

就在空氣變冷的同時,一道陰森詭異的聲音,突然在我的後腦勺方向響起,那聲音細而尖銳,讓人一聽便脊背發涼!

“你……是來找我的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