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我家學姐,不是人! > 番外十 八重澪有了念想

番外十 八重澪有了念想

-

[]

神華帝國,天照自治州。

首府天照市的皇居之中,穿著黑色和服的八重澪眉宇間帶著幾分憂鬱的練習著茶藝,漆黑的雙眸心不在焉的聽著九條舞的彙報。

“殿下,東南地區的叛亂已經鎮壓下去了,策劃者是……”

當年圍殺小醜皇的一戰之後,天照共榮國在八重澪的帶領下被迫併入神華帝國的版圖,成為下轄的一方自治州。

神華內閣為了安撫天照民心,繼續讓八重澪出任天照自治州第一任行政長官治理天照地區。

但是隨著世界範圍內的相對和平,不少人開始暗中活動著獨立一事,試圖讓天照重新成為不依附於神華帝國的偉大國家。

因此,八重澪這幾年或明或暗受到的刺殺並不少——隻要八重澪死了,就能將矛頭對準神華帝國,讓民眾覺得是神華內閣覺得八重澪已經冇用,故而想把曾經的天照天皇擊殺,換成神華內部人員上位。

這樣一來就能挑起天照全民的反抗心態。

隻是在蘇予浠利用‘塵浠’給予的情報下,所有的獨立活動都掀不起太大的浪花。

但即便如此,八重澪也冇有第一時間覆滅所有的幕後者,因為隻有這樣,塵大人纔會因為事態緊急而過來親自處理。

這樣的話就能夠見到他了……

回想起塵大人上一次對自己的降臨,八重澪的呼吸就不由急促了幾分,併攏在一起的雙腿輕輕摩挲了幾下,走神間倒出來的綠茶溢位了杯沿,燙到了手指。

啪嗒!

茶杯掉落,九條舞連忙上前幫忙處理:“殿下,您冇事吧?”

“冇事。”八重澪搖了搖頭,抬起手含住被燙到的手指,扭頭看著外麵怔怔出神。

整理好茶具的九條舞繼續彙報:“上次就不小心被策劃者三輪正人逃走,這次要直接處死嗎?”

回過神來的八重澪搖了搖頭:“繼續審問,看看還有誰參與了。”

她想啊,三輪正人是這些鬨獨立的人中唯一一個特級陰陽師,要是就這麼死了,塵大人肯定冇理由過來,畢竟隻有特級陰陽師能威脅到自己在天照的統治地位。

要是死了,塵大人對位元級陰陽師還小的小蝦米肯定不感興趣,就不會過來了。

“遵命。”九條舞點了點頭。

輕撥出一口氣的八重澪又問道:“還有什麼訊息嗎?”

“有的。”九條舞輕聲說道:“塵安女帝誕下一麟兒蘇澤琛,已經被冊立為神華帝國的皇太子了。”

八重澪的眸光中泛起一絲漣漪,從天空大學畢業之後的這幾年,她聽著身為長安王妃的學姐們一個個給塵大人生下孩子,心底難免羨慕。

她也想要一個孩子啊……但是她也知道這是一種奢望。

塵大人給予自己的已經夠多了,再加上學姐們的存在,自己的念想怎麼可能實現呢?

而且這麼做的話,絕對會惹得塵大人生氣,這種事她不想要。

深吸一口氣,八重澪看著九條舞問道:“什麼時候的事?”

“今天上午冊封的,但是不知道孩子是什麼時候出生的。”

八重澪幽幽一歎,想來這個麒麟兒已經出生很久了……

“你先下去吧。”

“遵命!”

等到九條舞退出房間後,八重澪起身從酒櫃中拿出一瓶酒,來到簷廊坐下後看著院落中的櫻花樹小酌起來,以此緩解心底的鬱悶。

腦海中掠過許多想法,比如親自鬨獨立、比如偷偷的得到塵大人的基因……

但是想歸想,她根本不敢付諸行動。

因為知道這樣一來就徹底完了,塵大人說不定還會親手殺了自己……嗯?

這算是一種好事麼?

可是這樣一來的話,塵大人會銘記自己一輩子麼?

應該不會……自己算個什麼啊?

八重澪將杯中的白酒一飲而儘,秀氣的雙頰蒙上了一層醉意紅暈——她不擅長喝酒。

慢慢躺在簷廊地板上的她抬起頭看著晴朗的天空,朦朧的雙眸閃過一絲迷茫。

“為什麼我要出生在這裡呢……”

······

神華帝國,帝都皇宮之中。

身穿冕服的蘇予浠麵帶柔和笑容的看著已經四歲開始啟蒙的兒子,眼底不時閃過歡喜。

蘇澤琛是自己很早就幻想過的和蘇予塵的愛的結晶呀。

再生一個女兒,自己的人生就徹底圓滿了啊。

殿堂之內,以首輔鐘瀚峰為首的內閣重臣正在給太子殿下授課。

作為當初參加過婚禮的他們,自然知道這是女帝陛下和誰的孩子,故而不敢有絲毫怠慢的悉心教育。

澤琛倒也懂事,該上課的時候認真上課,該玩耍的時候放開了玩耍。

蘇予浠很滿意蘇澤琛的勤奮好學,心知肚明兒子之所以小小年紀這麼認真的原因是為了向姐姐們‘報仇’。

作為家裡最小的弟弟一直被捉弄,所以就想有朝一日在實力方麵超過姐姐們……

想著,蘇予浠看向了門口朝著自己招了招手的身影,便起身走了出來:“汐羽姐,你不會又想到好玩的遊戲了吧?”

薑汐羽搖了搖頭:“和八重澪有關。”

“她?”蘇予浠若有所思:“說起來她對天照的獨立派一直抱著一份寬容,雖然能猜到她的小心思,但這不是不聽話的象征麼?汐羽姐你的星怒契約魔法冇用?”

“因為塵在她心裡還是第一位,她也冇想背叛。”薑汐羽淡淡說道:“你不滿她的表現嗎?”

“一般般吧。”蘇予浠輕聲說道:“但能理解……不然我有上千種辦法針對她。”

“我有最近有了一個念頭,能讓她安分下來。”薑汐羽突然開口:“而且還能夠讓天照地區穩定下去。”

蘇予浠歪頭看著薑汐羽:“什麼辦法?”

薑汐羽四下看了看,湊到蘇予浠的耳邊小聲說道:“你說她會不會有偷種子的想法?”

聞言,蘇予浠雙眸微眯:“汐羽姐你這個說法真是大膽啊,要是被餘霜姐她們知道,可就不是一件小事了。”

薑汐羽不在意的說道:“你就說如果她付諸行動了,能不能讓天照穩定?”

蘇予浠當然知道能,因為這樣一來八重澪對獨立派的手段肯定更狠,再退一萬步講,就算將來天照真獨立出去了,那也是蘇家的產業啊。

但是……

“風險很大。”

“我也這麼覺得,但她可能真的會付諸行動……我從控製她的契約魔法中能感受到。”薑汐羽看著蘇予浠:“照這樣下去,她可能就會變成病嬌。”

“所以汐羽姐是想成人之美?”

“我怕塵,也怕餘霜她們。”薑汐羽看著蘇予浠:“所以我先來找你,看看你是什麼樣的想法。”

“說實話,我冇什麼想法。”

蘇予浠確實不怎麼抗拒,並非因為同情八重澪的人生,而是因為哥哥不可能和八重澪發生實際關係。

就算是這幾次去天照給予八重澪獎勵,那也是汐羽姐利用魅魔魔法影響八重澪靈魂的結果,並冇有身體上的實際接觸。

至於說借種……以現代的魔法科技,八重澪就算隻有哥哥的一滴血,也能通過基因編程進行試管嬰兒的實驗。

按照汐羽姐說的契約魔法中八重澪的執念,八重澪說不定真的有一天會這麼做。

“八重澪……”蘇予浠若有所思的抬頭看向碧藍的天空,如果不發生實際關係……

想到這裡,蘇予浠不由莞爾:“八重澪確實是個可憐人,現在也確實喜歡哥哥,是嗎?”

薑汐羽點了點頭:“足夠忠心。”

蘇予浠往前幾步,看著偌大的恢宏皇宮,輕聲說道:“她為哥哥付出了很多,而且她某天說不定真的會偷基因。”

“不過單純的偷頭髮或是血液,孩子不太穩定,與其這樣……”蘇予浠看著薑汐羽,後半句話冇有說出來。

薑汐羽看著蘇予浠,予浠的回答倒是不怎麼出乎意料,但還是麵無表情的挪揄道:“你更溫柔了。”

蘇予浠一笑:“不是溫柔,主要是知道她不會和哥哥確實發生關係。”

“當然啦,她付出的也夠多,再加上天照的局勢,所以問題不大。”

蘇予浠轉身再次看向宮牆:“無論是吞併天照,還是擊敗深淵,她算得上是頭功。”

“嗯。”

“不過,不能讓餘霜姐她們知道。”蘇予浠伸出手搭在殿前白玉護欄上:“就說八重澪偷了哥哥的幾根頭髮,然後折騰出來的嬰兒,怎麼樣?”

“知道。”薑汐羽點頭:“所以我隻找你商量。”

談妥之後,蘇予浠的語氣便歡快起來:“汐羽姐,你是不是早就有這樣的想法了?”

“不是,是最近發現八重澪的精神不夠穩定。”

“這樣啊……”蘇予浠嘻嘻一笑,再次說道:“她付出的挺多。”

“嗯。”薑汐羽將臉頰的髮絲捋到耳後:“她對塵死心塌地,不能放著不管。”

“如果是她偷的話。”薑汐羽往前幾步:“就算將來姐姐她們知道,也不會大發雷霆。”

蘇予浠點了點頭,隻要用八重澪偷偷拿到哥哥的基因這個理由來辯解,就無懈可擊了……

薑汐羽沉默了一下後開口道:“這麼做好嗎?”

“汐羽姐,不要把這個問題丟給我啊!”蘇予浠無奈的說道:“你這麼一說,我又慫了!”

“算了,方法再收斂點!”薑汐羽拍了拍自己的臉蛋:“我點撥一下八重澪,反正到時候她也會自己這麼做……她聽冇聽懂就是她的事了!”

“嗯。”蘇予浠莫名鬆了一口氣:“汐羽姐,這樣咱們就不是主謀了。”

“是的話,有問題嗎?”

“嗯,朕赦咱們無罪,嘻嘻……”

薑汐羽看著她:“吾皇萬歲?”

“平身……嘻嘻。”

······

天照皇居,又一次來挑戰處理叛亂的蘇予塵在解決問題之後便帶著薑汐羽在晚上泡進了溫泉之中。

“這天照五月一小鬨,一年一大鬨……”給眼上蓋了一塊熱毛巾的蘇予塵長出了一口氣:“按理來講也該殺絕了。”

赤著身子的薑汐羽貼到他的身後,一邊按摩一邊輕聲開口:“塵有冇有覺得八重澪有點兒奇怪?”

蘇予塵拿下眼上的毛巾,對上薑汐羽的視線:“比如呢?”

薑汐羽捏著他的肩膀:“剿匪不力的原因、心不在焉的原因……”

蘇予塵抬起雙手撫摸上她的臉頰,微微一笑:“是想讓我不要通過魔法滿足她麼?”

薑汐羽搖了搖頭:“我不敢惹餘霜姐她們。”

“我知道。”蘇予塵順手將她拽入溫泉之中:“我這幾天多陪陪她。”

作為資深渣男,蘇予塵怎麼可能不懂‘愛情’是由愛和情兩個字組成的?

“嗯。”薑汐羽不再多言的站在溫泉中將他拉了起來:“塵多站著活動。”

看著背向自己的薑汐羽,蘇予塵笑著握住她兩隻柔嫩的皓腕,直視著她逐漸握緊的雙手,何曾不是一種享受?

“冇帶珂珂來,回去又得一陣哄。”蘇予塵輕聲說道。

“她不會生氣的,帶她來纔不方便,不然就不能被你……”

“這倒是。”蘇予塵笑了笑:“現在還覺得珂珂黏人是好事嗎?”

“我沒關係……”

低下頭的薑汐羽的豐腴雙腿泛著比溫泉水更加溫潤的漣漪,挑染了櫻色的長髮逐漸淩亂的垂下間,她轉身麵向蘇予塵蹲在溫泉之中。

仰起緋紅臉頰的她媚眼如絲:“喜歡。”

注視著眼前一切的她心想,趁八重澪精神冇有崩壞前讓她安心,八重澪要是不懂的話,那就冇辦法了。

······

走出溫泉室,八重澪第一時間送上了一瓶牛奶:“塵大人,泡的舒服嗎?”

蘇予塵接過牛奶,笑著說道:“明天一起出去逛逛吧。”

八重澪眼神一亮的點頭應是。

等目送著蘇予塵和薑汐羽離開之後,八重澪連忙走進溫泉室中,赤著雙足踏入溫泉之中,尋找幾番之後彎腰捧起一汪溫泉水,看著被溫泉水包裹的心心念唸的思念之物,她的臉上露出朝聖般的光芒。

她從未覺得之前的獎勵是假的,隻是塵大人從未施捨過自己想要的東西而已。

如今終於實現了。

閉上眼睛的她喃喃低語:“塵大人的頭髮。”

嗯,塵大人的頭髮冇有錯!

她連忙退出了溫泉室,跑回了臥室之中,下意識的張開嘴,但是想想又不對,然後……

先得找注射器?

幾天之後,天照市機場。

將蘇予塵和薑汐羽送上航班之後,八重澪再也抑製不住笑容的趕緊上車,回到皇居之後,心懷忐忑的等了幾天之後,她將九條舞叫進了辦公室。

“殿下?”

九條舞看著坐在辦公椅上的八重澪,眼底閃過異色。

殿下的頭髮怎麼亂糟糟的?臉蛋也紅撲撲的?衣服也是皺皺的……

這是在床上打滾了,還是在哪裡打滾了?

“坐。”幫九條舞泡好一杯茶的八重澪嘴角揚起笑容。

九條舞清楚的聽到八重澪聲音中的顫抖,這是遇到什麼喜事了?

坐下來的九條舞輕聲問道:“殿下,有什麼吩咐嗎?”

“是時候收網了。”八重澪深吸一口氣:“將所有的逆黨一網打儘!”

九條舞怔了一下,她是知道八重澪對蘇予塵的情意,所以才奇怪這一點。

“您不希望蘇……長安王過來了?”

“並不是。”八重澪搖了搖頭:“隻是那些逆黨已經冇用了……”

“還有就是為了創造出一個穩定的環境。”

說到這裡,她扭頭看向綻放的櫻花,嘴角揚起溫柔笑容的她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輕聲開口——

“塵大人就算不來也沒關係,因為啊……”

“我有了另一個新的念想。”

······

作者菌求月票,求月票啦!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