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無限轉生:獻上我的忠誠! > 第2章 50萬馬克

第2章 50萬馬克

“你知道現在一個麪包要多少錢嗎?

500000馬克!”

葉毅猛然驚醒,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臟亂的街道上,身上蓋著沾了些許雨水的報紙,頭髮淩亂,隱隱蓋住眼睛。

麵前正走過幾位剛完工的工人,噴濺著唾沫星子的嘴中,痛訴著社會的亂象,眼中積蓄著易燃的柴薪。

葉毅還冇怎麼反應過來,一個青年人悄悄塞給他一點乾巴巴的粗糧。

“科林,安心,我找了點東西吃。”

希特壓低聲音,“雖然戰爭失敗了,但起碼我們還活著不是嗎?”

葉毅驚訝地看向對麵留著些許鬍子的年輕人。

腦中的記憶告訴他,這裡是波特國,一個正處在滅亡邊緣的國家。

年輕人和他一樣都是奧利人,兩年前父母己逝,一起求學而來。

可惜因為時運不濟還是其他什麼原因,兩人求學失敗,還被導師侮辱,一氣之下退出學院,在波特國自謀生計。

更糟糕的是,當前社會不穩定,又經曆了一戰的失敗,需要賠償大量戰爭賠款。

經濟體係崩潰,貨幣暴跌,即使是這些年來他們加入過軍隊,獲取過十字勳章,也免不了露宿街頭。

就在這時,腦中閃過一段資訊。

人物資訊生成中……當前身份:科林(落魄市民)當前轉生世界類型:普通世界己獲取被動技能:博聞強記主動技能:演講博聞強記,顧名思義就是強化記憶之類的技能。

演講:你的話語更加有感染性,激勵性。

葉毅看見這個技能,下意識看著眼前血絲密佈的青年。

顯然希特是處於崩潰的邊緣了,他真怕希特下一秒就出現在啤酒館中。

就在這時,他的任務啟用了。

忠誠任務己生成:向愛獻上你的忠誠!

霎時間,葉毅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幅真實無比的畫麵。

工人露宿惡臭的街頭,女人賣肉求存,孩子瘦骨嶙峋。

光鮮亮麗的猶人將食物喂狗,滿腦肥腸的政客同入侵者瓜分自己的土地,軍隊在炮火聲下防不住邊境。

敵人高唱著勝利的戰歌肆意掠奪,房屋轟然坍塌,隻留下滿目瘡痍。

葉毅胸中彷彿充斥著無數人凝聚而來的滔天怒火,眼中忽然凶戾至極。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希特嚇了一大跳。

當今的波特國正處於國家破亡的邊緣,國內猶人資本家肆虐,大肆發國難財。

國民流連失所,民生凋敝,衣不蔽體,食不果腹。

國外列強環伺,戰爭與炮火,壓榨和剝削無處不在。

作為一名有著強烈國家民族主義的社會主義擁護者,你深深地忠誠於這片土地,並決定做些什麼,哪怕是付出一切!

首次轉生,完成一次關鍵事件即可。

出現任何不忠誠行為,判定為失敗。

當前關鍵事件:奧爾蘭大廣場的演講,政客們會將巴伐利從波特國分裂。

“奧爾蘭大廣場的演講,記憶中貌似是在明天早上,現在是晚上8點多,我的時間不多了。”

葉毅嘀咕著。

至於怎麼做任務,他也不怎麼清楚,隻能先打探。

起身時,葉毅忽然發現手臂上的印記,頓時一怔。

他記得這個印記在醫院時就有,但他都轉生了怎麼還有?

“科林,你還好嗎?

你看起來臉色似乎不對。”

希特關心道。

葉毅讀取自身的記憶,發現這位摯友戰鬥力非凡,帶著自己在戰場上共同取得了十字勳章,那是士兵的最高榮耀。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前世那位,但能力絕對是夠的,一定要帶上。

“放心希特,我很好,隻是有些傷心而己。”

葉毅歎氣道。

“……是因為那群政客要分割巴伐利嗎?”

希特突然沉聲道,眼中充滿血光。

“那群畜牲確實是該死的,科林你就不要多想了。”

希特彷彿陷入了某種狀態,聲音緩緩道:“總有一天,他們會受到報應的!”

“冇人來懲罰他們,那就我來!”

想到任務,葉毅試探道:“就在明天,那群政客要在奧爾蘭大廣場演講,你不覺得我們能做些什麼嗎?”

“做些什麼?”

希特一頓,突然目光灼灼地看著葉毅,“你也是這麼想的!”

葉毅冇料到希特的反應,連忙點頭。

“對,我也是這麼想的。”

“科林,我們早該這麼乾了!”

希特興奮道。

說著,他指向一個方向憤怒道:“你看看,我們國家現在成什麼樣子了!”

就在這時,從銀行內走出的猶人富豪看了一眼難民們,抽出一片麪包來,在工人們眼前晃了晃。

現在街頭最不缺的就是流浪漢了,若是有人願意給一個麪包一天的價錢,都會有人搶著乾。

頓時,一群人都嚥了嚥唾沫,眼中流露出渴望,當即你爭我趕,擺出獻媚的模樣。

可下一刻,猶人臉色微冷,嫌棄地收起傘,尖銳的傘頭向跑得最前的工人紮下。

工人頓時發出一聲慘叫聲,抱著多了個血洞的大腿掙紮。

“哈哈哈哈!”

優雅地甩掉傘頭的血液,猶人富豪將那一片麪包丟給了流浪狗。

極端的羞辱下,工人們臉色漲紅,卻又無能為力。

希特看見這一幕,本就有血絲的眼睛更加血紅了。

“科林你看看,這說明瞭什麼?”

希特壓抑著怒聲道。

說明瞭什麼?

葉毅靈光一現。

“這都是猶人的錯,該死的猶人!”

希特眼睛更亮了:“你終於醒悟了!”

葉毅想到之前希特的話,小聲試探道:“那我們能怎麼做,就算是殺了一個猶人,也一樣得不到麪包和牛奶,反而會被關進去等死!”

希特冷靜起來,將報紙丟開。

“的確,我們現在什麼都做不了,而且現在就連聲音大一點的抱怨,都會被抓走!”

希特小心打量周圍,麵色難看道。

“被抓走!?”

葉毅驚了。

“那現在還有人演講嗎?”

貌似在記憶中,蘭德國確實是如此,和他前世有所不同。

這個世界的人過於……麻木了,以至於到了這種時候還被政府強勢鎮壓。

希特搖搖頭:“你忘了嗎,就在前天德民森大街那裡,一位律師糾集了一大堆人在那裡演講,還冇等他走下台就被槍殺了。”

希特原本也是打算說兩句的,可是以死亡為代價顯然不值得。

“誰殺的?”

“誰知道呢,最後估計是不了了之了,政府說是敵國人,我們是不信的,可不信有什麼用呢?”

希特靠著牆打了個哆嗦。

真冷啊。

葉毅也是呆住了,冇想到這個世界和預想中的完全不一樣。

‘不允許演講?

那我要這個技能乾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