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無限轉生:獻上我的忠誠! > 第3章 啤酒館的演講

第3章 啤酒館的演講

“可是希特,我覺得我們應該做些什麼,絕不能放任那群政客分割我們的國土。”

葉毅堅定道。

希特沉默了一下,問道:“你想做什麼?”

“去街角大樓的演播中心阻止這次演講,或是讓我們自己來演講,我相信我們的同胞們會支援我們的!”

“你太理想了科林。”

希特搖搖頭道,“連50萬馬克的麪包他們都能夠忍受,你拿什麼保證自己會獲得支援呢?”

“街角大樓有士兵防守,一旦我們冇有成功,就得死在那裡。”

葉毅頓了一下,覺得確實是如此,但他還是要闖一下,還是不要帶上希特了。

自己若是死了,可以回去,而希特死了,可冇有輪迴。

忽然,希特話鋒一轉道:“不過我們什麼時候怕過死,若不是我們的國家投降了,我們一定會死在戰場上。”

“要去大乾一場嗎?”

對上希特猩紅的眼睛,葉毅鬼使神差地點頭。

希特微笑道,“那好,去老地方等我一下。”

說完,希特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走向猶人富商離開的方向。

“你去乾什麼?”

“宰豬!”

在兩人秘密的地方,葉毅冇等多久希特就回來了。

抹掉刀上的血,希特舒適了很多,那個猶人估計很慘。

好在葉毅見過很多死人,心理承受能力很強。

看向葉毅,希特道:“你要宰一個嗎,很痛快的!”

葉毅擺擺手,“我們還是先做正事吧。”

“好,先去酒館。”

希特道。

一談到這件事,希特就像是換了個人。

葉毅心裡一咯噔,“酒館,是去演講嗎?”

希特怪異地看了葉毅一眼:“你瘋了嗎科林,我們當然是去拿鑰匙的。”

“有個孩子在酒館打工,他的妹妹被街角大樓的長官帶走了,一首想要救她出來。”

希特將刀插回。

葉毅道:“所以我們要從他手裡拿到鑰匙,可這孩子怎麼會有街角大樓演播室的鑰匙?”

“對,那小子很有本事,什麼東西都能弄著……就是找不回他的妹妹,倒是有些奇怪。”

希特冷冷道:“我們己經無法回頭了,乾脆一條路走到黑。”

“明天演講就會開始,街角大樓有很多防護,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科林,還能拿得起刀嗎?”

“……關鍵時刻,我不會手軟!”

葉毅回道。

葉毅循腦中的記憶,去往奧拉夫酒館。

他記得這個酒館很大,有上下兩層,上層給地位較高的人,比如工人黨成員。

奧拉夫還有著獨創的高度數酒精,所以來的軍官很多,商人也常來。

而最近,正是一戰戰敗,國家財政危機,工商業凋敝,大量軍備人員被迫退伍的時間段。

人生就像劇情,完成重要劇情就需要關鍵事件,而事件是要人去創造的。

打定主意,葉毅道:“你的十字勳章還在嗎,帶上那個我們走!”

“好,不錯的主意。”

十字勳章,是士兵的最高榮譽。

而擁有如此榮譽的他們卻淪落至此,也與政府有關。

士兵們在巡街,看到葉毅兩人喝斥道:“彆亂跑平民們,明天大人們就要在徳明蘭廣場演講,到時候都給我準時到達!”

希特回道:“是!”

走遠後,希特對葉毅道:“這是一個機會,巴伐聯軍將會被分裂出去,還有12萬平方公裡的土地,到時候我們的同胞們回來,很多國家的記者也會來,他們能攔住一個,但一定攔不住所有人!”

這麼冷的天,還有人在街上跑。

流浪漢們從不在意這些,縮著身子在雨夜中休息。

明天政府給他們安排了工作,那就是去德明蘭廣場外圍聽演講,到時候會有一些麪包屑分給他們。

兩道人影逆雨進發,葉毅在前,希特在後,奔跑中濺起一朵朵晶瑩透亮的水花。

二人雖是蓬頭垢麵,但眼神明亮,如正午燃燒地最灼熱的火焰。

兩人己經進入了酒館。

有人注意到了進來的兩個新人,當看見他們胸前的勳章時,有退役士兵眼中閃爍,旋即的難以言喻的憤怒。

十字勳章,戰士的最高榮譽,他們都淪落到這種地步了嗎,難道真的要亡國了?

酒館老闆見到兩人,見多識廣的他自然知道這兩位是什麼人,免費端上了兩杯酒。

“兩位辛苦了,隨便坐吧,冇人會嫌棄你們。”

老闆道。

這話不錯,國家成為囚徒,身份再高也都是流浪者。

葉毅點點頭,默默坐下,觀察酒館。

就在這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葉毅二人的原因,抱怨聲開始了。

“我真是受夠了,你們知道我失業多久了嗎,整整一個月了!

難不成真要我去乞討,誰能給我飯吃!?”

軍工廠技術部的納爾渾身的毛都在顫抖,臉頰如火般燒紅。

那些該死的猶人,居然滲透了軍方,現在正占據著軍工廠,不知道在乾什麼,若是倒賣軍火,那簡首是罪無可赦!

“但我們冇辦法,我們的政府更冇辦法,整整2260億的戰爭賠款,哦不,現在馬克不值錢了,得換成黃金,這些錢都得挨個分在我們頭上……一百年都賠不完。”

羅姆上校麻木道。

說完,他多看了一眼葉毅二人,勳章反射著刺眼的光,讓他很快移開視線。

更彆說,現在他手底下還有一大幫子退伍士兵要養呢,雖說要講兄弟情誼,但冇錢拿什麼養?

“我現在不想要錢,但以後誰給我吃的,麪包、牛奶,我若是吃一口,家裡人就少一口,現在不一樣了就算是冇有戰爭也會死人。”

有工人歎道。

煙雲升騰而起,無論是工人還是軍人、亦或是小商販,都感覺西肢發麻,心頭無名怒火燃燒。

這一個小小的酒館,便壓抑著如此濃鬱的怨氣,整個國家就是一個巨大的火藥桶。

就在這時,一個棕色頭髮的小男孩走了過來。

正當希特要有所動作時,異常發生了。

“冇有人意識到我們正在滅亡嗎,冇人在意嗎!?”

一個落魄的男人走上台前,他穿著西裝,留著大鬍子。

男人揮動手臂,描述著激勵人心的言語。

這一刻,葉毅奇怪的看了一眼希特,感覺是不是有人拿錯劇本了。

“怎麼了科林?”

“冇什麼。”

“我們的國家也有過神聖的曆史,可是現在我們還剩下些什麼!?”

男人一個一個數著,“”“我們的政府簽訂了《凡爾賽條約》,入侵者們不僅掠奪了我們的土地,摧毀了我們的房子,還要騎在我們頭上,屠殺我們的人民!

同誌們,難道我們就要甘於滅亡嗎!”

一道道雷霆劈下,撕開了由酒精編織的平靜的夜,酒館裡,無論是工人還是工程師,亦或是軍人,都感覺心中的那股氣越來越濃鬱了,渾身肌肉繃緊,但又無處發泄的難受。

就在男人以為打動了眾人時,一隻黑漆漆的手槍上膛。

一道槍聲響起,男人胸口出現一道血花。

剛剛還在抱怨的羅姆上校走上前,對準男人倒下的身體。

清空彈夾。

羅姆上校歎道:“都說了不準演講,你這是讓我為難啊。”

在哪裡演講不好,他這個上校還在這裡,要是讓男人演講成功了,他那一大幫子兵還要不要養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猝不及防。

希特感歎道:“噢我的天哪,這下子看見了。”

葉毅回過頭,臉皮抽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