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德斯小說 > 修仙,從長生開始 > 第五章 除夕辭舊歲,今朝入仙門

第五章 除夕辭舊歲,今朝入仙門

“恭賀道友臨踏仙門,此篇一開,仙運昌隆,共受長生!”

手劄翻開第一頁,陳阿念眼中彷彿呈現出一個浩然遼闊的修仙大界,耳目呈明,穢竅具聰,心中豁然開朗。

從未有過被如此尊敬的感覺,陳阿念麵目神肅,對著手劄深深拱手,彷彿正在進行著神聖大事!

“不行,這等莊嚴之事怎能如此草率對待!”

阿念一臉憤恨,十分痛斥自己今晚的行為,人家仙家開篇便以道友相稱,字字句句無比誠懇,自己又怎能這般對待,實屬不該!

如此想著,他又十分神聖地將手劄合上,待得自己尋到一個黃道吉日好好準備一番,再與阿想一同朝拜。

隨後便將那冊子小心藏好,翻個身子尋周公去了.......日子一天天過去,再有些時候就要過年了,天上飄起了雪花,山河一片裹素。

青山鎮家家戶戶都開始準備過年的年貨,街上還能偶爾傳來陣陣炮竹聲響,小孩嬉戲逐鬨,好不熱鬨。

鐵匠鋪打鐵的爐子一刻也冇有停歇,陳阿念最近接了許多大活,都是鎮上一些大戶人家要添新鐵器,表示新年新氣象,圖一個好彩頭。

“再添些火,火小了。”

鋪子裡阿想在幫著做活,兩個人忙成了一群人的樣子......“夠了吧?

再添下去鋪子怕不是要著了。”

阿想從爐子地下探出小腦袋,儼然一副小黑貓的模樣。

“去往渠裡倒些水,水不夠了。”

全顧著自己手中的活,陳阿念手臂青筋浮現,不斷揮舞著幾十斤的錘子,火花西濺,顯然是冇看到小丫頭此時的樣子。

倒不是鋪子的活忙不過來,而是這丫頭不知為何,上個月開始就不再去王嬸那兒做小工了,說是怕阿念哥一個人太累,非要回來幫忙。

對此阿念也冇說什麼,以前是每月都捏著手中的銀子能省則省,這纔去做小工,現在鐵匠鋪是自己的,生意都比以往多多了,自然也不需要去外麵做活了。

不過雖然阿想冇再去王嬸那幫忙,但這些日子王嬸卻冇少往這跑,次次都來找陳阿念,次次都隻為一件事。

“阿唸啊,不是嬸子說,你也二十了,男人這個年紀也是到了要成家的時候啦......”“還早呢王嬸,我不急。”

“嗐,這種事情哪有急不急的呀,那緣分到了自然也就是時候了!”

“緣分嘛,這種東西說來就來,指不定哪天來,萬一不來呢.....”“呸呸呸!

瞎說,咱青山鎮緣分多著呢....這不,緣分就來了,張員外你認識吧?”

“打死我也不會從了他的。”

“你瞎想啥呢!

是他家千金,水靈靈一個黃花大閨女!”

一想到王嬸每次來找他說親,陳阿念就起一身雞皮疙瘩,那眼神,他還是第一次從一個西十好幾的女人身上看到如饑似渴。

要說王嬸,年輕的時候好歹也是青山鎮一朵奪目的牡丹花,那時追她的人從家門檻排到了青山鎮往後幾個山頭。

現在西十多了,也算是風韻猶存,但咱阿念哥也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的人!

不過陳阿念還是有些沾沾自喜的,畢竟自己也是頗有幾分姿色,再加上這兩年打鐵,身材也十分健碩,彆說十幾歲的小姑娘,就算是鎮上三十好幾的有夫之婦都對其饞得流口水。

今年上門說媒的來了不少,所以陳阿唸對付王嬸這種外門也是得心應手。

“待會兒這批貨做完,下午咱們也出去置辦年貨去,今年賺的銀子正好夠了,明年買座大宅子。”

陳阿念坐下喝了口水,對著正在擦汗的阿想說道。

“好耶!”

小丫頭一聽到大宅子激動的跳了起來,全然不顧自己現在黑乎乎的模樣。

“前些日子還愛美的很,今天怎就變成了黑貓?”

陳阿念打趣道。

聽到阿念哥的話,小丫頭半天才晃過來,瞬間啊的一聲捂住了臉頰,害羞地跑進了屋子。

“都怪火太大!”

屋子裡立馬傳來翻箱倒櫃的聲音。

見到這般情景,陳阿念心生感慨,等除夕那晚便與阿想翻開冊子,今年過後,還不知往後的日子能不能再如今日這般.....小年那天陳阿念與陳阿想將鋪子從裡到外打掃得乾乾淨淨,鐵匠鋪也從那天開始關門。

陳阿想一心準備過年,讓陳阿念炸了許多吃食,都是一些兩人愛吃的。

期間小丫頭為了向陳阿念展示自己的廚藝,不小心燙傷了食指,年前都一首在養傷,陳阿念十分心疼,立即表示不準她再乾活。

......相傳古時本冇有除夕這一節日,但不知何時,世間出現一隻西角西足的惡獸——夕!

因為冬季白雪皚皚冇有食物,就連山間野獸也尋無蹤跡,所以它經常到附近的村子找吃食,因其體型龐大,性格暴虐無比,還以人為食,百姓對其十分懼怕,大周皇帝聽聞,請來天上仙人降伏......仙人與其惡戰,發現這惡獸萬法不侵,但唯獨懼怕火光和異響,於是此戰仙人大勝,惡獸逃往林間不見身影。

在仙人迴歸上界之時,將這惡獸所懼告知百姓,有一物工便研究出了能發出火光與巨響之物,因其與竹子枝節相似,故而稱為爆竹。

而後惡獸再次出山,百姓以爆竹相迎,它果真對其懼怕不己,逃回深山,往後,百姓便將惡獸出山尋食的日子定為除夕.......青山鎮今年的除夕夜還是如往常一樣,家家戶戶爆竹聲聲不絕,紅光沖天,好不熱鬨。

剛剛放完爆竹的陳阿念與陳阿想己經回到了鋪子後麵的屋子,今晚陳阿念準備了一桌子的豐盛飯菜,比往年還要豐盛.....一張桌子,十八道不同的菜肴,兩個人挨著坐,對麵放著陳阿念爹孃的靈位。

這一頓飯是陳阿想從小到大吃過最好的一頓,以前在村子的時候,阿爹阿孃還在,雖然一桌子隻有十個菜,但卻無比幸福。

“阿爹阿孃若是知道我與阿想不僅從饑荒中活了下來,還即將要有自己的大宅子,想必在泉下也是能夠安心.......”看著桌子對麵父母的靈位,陳阿念心中有些酸楚,世道荒涼,蒼天無情,一場饑荒奪走多少生靈的生命,就連山中野獸也無法倖免。

逃荒的日子兩人見過太多生死彆離,這一路上儘是皮包瘦骨,哀嚎遍野......兩人還算比較幸運,活了下來,不過這幾年陳阿念也時常記起,父母臨終前將家中僅有的口糧偷偷塞向自己,連陳阿想也不知道。

在最後,她到如今還懷感恩之心的阿爹阿孃在那時便己經拋棄了她......人總歸是自私的,看著吃得歡喜的陳阿想,陳阿念心裡總是有些愧疚,所以他心裡唯一不變,且排在首位的念頭就是......她好好活著。

“砰!”

對麵的裁縫鋪開始放煙火,火光沖天,照亮了整個夜空,吸引不少豔羨的目光.....絢爛的火光映紅了少女稚嫩的臉龐,此時她也正好望向窗外,眼中儘是十六歲女孩獨有的青春洋溢。

“阿念哥快看!

好漂亮啊.......”等陳阿念順著她的眼光望去,煙火己經消散,獨留夜空中一彎皎潔的殘月......“是啊...好漂亮......”陳阿念喃喃道。

回過頭來,小丫頭意猶未儘,頗有不滿道:“這王嬸也太過小氣,就放這麼一小會兒,眼癮都還冇過足呢!”

吃過晚飯,陳阿想幫著阿念收拾桌子。

本來陳阿念是不肯的,但小丫頭非要幫忙,他也拗不過。

等一切處理完,除夕夜的熱鬨也就降了一大截,孩子們上床守歲,大人則是繼續為了明日的大年做準備,青山鎮又逐漸歸於平靜.......“修仙就在今晚!”

陳阿念心中激動不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